《一纸当婚,前夫入戏别太深》第186章204大结局人生如戏可遇而不可求。免费在线阅读。
全书小说网
全书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全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纸当婚,前夫入戏别太深  作者:君子有匪 书号:49338  时间:2019-11-6  字数:8675 
上一章   第186章 204【大结局】人生如戏,可遇而不可    下一章 ( 没有了 )
  云倾没有想到,只是出来吃个早餐,怎么两人就到了机场…

  离开的淬不及防,心底升腾起激动和欢喜。

  云倾想到早上检查身体后,被傅彦彧带到一家中餐馆吃早餐,只是吃到一半,突然有人闹事,被傅彦彧护在怀中的自己,稀里糊涂地坐上了车…

  听着飞机起飞指令,云倾掩藏住心里小小的兴奋和激动,这一刻,她心中欢喜而安定,终于可以离开这噩梦一般的城市,终于可以回到自己的国家,而此刻,身边坐着自己爱的人,想到明天就可以到达北京,云倾不由得胃口大开,拿起面前的酸大大地喝了一口。

  飞机平稳的上了轨道,身旁是男人沉稳暗哑的嗓音,似乎正和人谈着生意上的事。

  见云倾看过来,傅彦彧顺手从食品储存柜中将水果托盘和各类营养美食拿出来,放在云倾面前的餐桌上。

  昨天那么一摔,肚子里的宝宝懂事了不少,也不闹腾了,人便容易感觉到饥饿。

  看着面前颜色鲜的水果,云倾也不忍着,安心地享受着傅彦彧的照顾。

  *****

  不知道睡了多久,被傅彦彧叫醒的时候,云倾蒙蒙的睁开眼,以为已经到了北京。

  可是,眼下分明不是。

  明显的欧式建筑,云倾疑惑地看向傅彦彧。

  "我们…这是在哪里?"

  "丹麦。"傅彦彧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侧过身子,将云倾面前的餐桌推到一边,又小心地将座椅调回来。

  云倾有些激动,做歌手的那段时间虽然经常出国,可是从来没有哪一次和工作不相干。现在,她爱的男人在身旁,无论在哪里,她都觉得这里有着天下最好的风景。

  何况,她也是一个有着公主梦的小女人,既然他想在这童话般的世界里给她一份美好的记忆,她只要好好感受就好了。

  哥本哈斯的街头,古堡小镇里的悠闲岁月,两人十指握,穿过茂密的丛林,漫步在漂亮的浅海沙滩,感受着哥本哈斯三月温煦的阳光。

  他们偶尔会坐上观光车,挤在旅客的中间,看着人们脸上洋溢的幸福,内心深处是懒洋洋的舒适。

  后来,他们去了伦敦。

  本以为第二天就可以见到的云倾,却在丹麦过了5天。他们转机到伦敦,到了傅彦彧在伦敦的别墅。

  他说,现在怀着孩子,长途飞行不安全。

  云倾怀疑地看着他。

  傅彦彧低垂着眉目,自身后抱着她,男人的双手放在她微微凸起的小腹上,一本正经地说着:"你辛苦,宝宝也辛苦。这里空气好,医疗设备也比国内好。再过8个月,等宝宝出生了,我们再回去。"

  见云倾面色有些动摇,男人再接再厉:"现在正适应新环境,周末跟着傅暖学琴,你现在怀着孩子,也不能亲自照顾他,等孩子空闲了,我带他一起过来度假。"

  想着还有8、9个月才能回家,云倾面色不由得郁郁寡

  傅彦彧也不强求,他知道她能想通。

  让她留在伦敦,并不是因为刚才所说的原因,国内还有些没有处理好,他不能让舆论影响了她的心情。对傅彦彧来说,没有什么比她的平安更重要的事了。

  请了保姆和司机保镖,在伦敦停留三天后,傅彦彧独自一人返回北京。

  *****

  晚上吃饭的时候,见傅彦彧一个人回来,傅老爷子起初还装模作样的等了等。

  可是,半晌都没见着云倾半个身影,长长的眉毛不由得一拧,恼怒地瞪着眼前外孙!这小子搞神马鬼!媳妇没追到?!所以一个人丢盔卸甲的回来了?!

  可是,看样子,也不像…

  傅老爷子喝了口汤,漫不经心的问,"小丫头呢?"

  傅彦彧放下筷子,拿起桌边的餐巾擦了擦嘴角,才回道:"她怀孕了,在英国养胎。"

  傅老爷子愣了愣…

  什么?!

  这臭小子!

  "怀孕了?!怎么不把人带回来?!一个人住在外面像什么话?!赶紧的!明天把我孙媳妇接回来!我们傅家的孩子,怎么可以在外面出生!"老爷子吹胡子瞪眼地囔囔着。

  傅彦彧没有理会,只道:"等孩子出生了,我再去接他们。"

  "你!"臭小子忒不听话了!

  "家里还有你徐婶帮忙照顾,你让人一小丫头在外面,人生地不的,发生意外怎么办?!别废话!赶紧给我把孩子接回来!"老爷子饭了不吃了,气吼吼地拿着拐杖狠狠地戳着地板。

  "爸爸!是爸爸回来了吗?"

  见傅彦彧油盐不进,想要离开的样子,傅老爷子气不打一处来,正要发挥自己威严的时候,突然听见门廊远处传来小曾孙清脆畅的嗓音。

  穿着一套颜色丽,花花绿绿的小套装奔进来,小家伙脸上还画着妆,嘟嘟的小脸上还有着两泡腮红,在傅彦彧看来,这哪里是自己儿子,简直是顶着猴股的孩子。而跟在他身后的傅暖,穿着更是怪异,如果不是外面裹了件长外套,就那一两布料,铆钉蕾丝的装扮,实在是辣眼睛。

  傅彦彧看着直皱眉头。

  这一刻,他怀疑自己让傅暖帮忙带孩子的决定,是不是错了…?

  自己好好的儿子,怎么穿得这么娘!

  大抵是做贼心虚,傅暖偷偷朝阳眨巴眨巴眼,希望小家伙不要将自己今晚的行动说出去,无奈小家伙好像更专注于他那阎王一般的爸爸。

  趁爷爷还没有留意到自己,傅暖不敢多留,拧着的书包,撒丫子一阵风地穿过回廊,朝自己的房间奔去。

  "真险!"

  不过想想今晚拍的那些硬照,真的是太成功了!太香了!

  傅暖相信,不需要多久,只需要将这些照片放出去,他们的工作室一定会声名大噪!绝对可以在最短的时间赚得盆

  想着白花花金灿灿的银子飞进自己的口袋,傅暖不由得高兴地捧着口,哼着小曲,关了房门,一边拖着衣服,一边朝浴室走去——

  "啊!你怎么在这里?!"

  "你是我老婆,我不在这里,你希望我去哪儿?"男人赤身**地靠近。

  看着水滴从他的发间低落,魅惑感的薄轻轻开启,男人突然伸手,将同样衣不遮体的傅暖拉进怀中,男人低头看着她身上少的可怜的布料,食指轻轻挑起她的肩带,眼神幽深暗沉,脯微微起伏,语气寒凉:"不要告诉我,你又去鬼混了。"

  傅暖的手指搭在男人的前,感受着他中翻腾的怒火,动作潇洒地甩了甩短发,一双桃花眼微微挑起,神态如同猫般魅惑,语气却很是不逊:"是又怎么样?我记得离婚协议书已经给你了,这个时候…你出现在我的房间,我会以为你求不?"

  她突然粲然一笑,放在男人前的手指动了动,微微踮起脚尖,朝他的薄吹了口气,幸灾乐祸道:"哦,我忘了,她现在似乎很不方便呢。"

  感受到小腹上的异样,傅暖柳眉倒竖,没想到他这么!说几句话的功夫就到处发

  傅暖用力地推开他,好整以暇地靠在墙边,忽略男人眼神中的寒气,低头了眼他狼狈的样子,忽然勾起一边嘴角,淡漠道:"我就不和你抢了,你慢慢洗。"

  说完,傅暖转身离开。

  身后传来男人暴躁地怒吼:"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傅暖没有理会,她当然知道他不会放过她,毕竟是她让他喜欢的女人躺进了医院。

  裹上大衣,傅暖走出房间,打了通电话,想到爷爷和大哥都在前院,不敢从前门走,熟练地从后院**离开。

  *****

  这边,傅彦彧还没有因为儿子的改口而激动,就被追着问妈咪。

  没有看见妈咪,胆大地揪住傅彦彧的腿,仰着一张妆容夸张的小脸,瞪着傅彦彧:"妈咪呢?太爷爷说你会带妈咪过来的,怎么没有看到妈咪?"

  小家伙执着的问,傅彦彧低头,就见小家伙扎眼的妆容,双眼眯了眯。

  有些害怕的松了手。

  虽然知道这人是自己的爸爸,可是父子俩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相处几天,难免生疏。何况傅彦彧本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一张千年寒冰的脸更是难有笑容。

  见小家伙瑟缩的表情,傅彦彧拧了拧眉头,勉为其难地握住小家伙涂颜料的手,带着受宠若惊的小朋友进了浴室。

  洗漱的时候,知道妈咪在国外,还要好久才能见到。

  心里不高兴,瞬间就瘪了小嘴。

  "妈咪不要了吗?"

  傅彦彧不善于哄小孩子,更不知道如何回答,语气硬邦邦道:"两个月以后的钢琴比赛能获奖,爸爸就带你去。"

  "真的吗?!"一双水汪汪的琉璃眼里是兴奋和期盼。

  "嗯。"

  终于给小家伙洗漱完毕。

  傅彦彧拿过一旁的浴巾,裹住光溜溜的小家伙,将他放在上,嘱咐他早点睡觉,这才进了书房。

  看着爸爸离开的背影,小朋友感觉自己和爸爸的关系有所缓和了。

  爸爸还是喜欢自己的吧,想着。否则,怎么会给他洗澡呢…

  翘着二郎腿躺在上,小手揪着胖乎乎的小脚丫递到嘴边,啃了啃,想到比赛后就能见到妈咪了,到时候他就把奖章送给妈咪!

  妈咪肯定会高兴坏的!

  *****

  两周后。

  傅暖带着去学钢琴,正遇见出门的傅彦彧。

  昨晚,傅彦彧让她早点带出门,知道他要去英国看小嫂子,现在手头紧张,傅暖心生一计,故意睡过了头,就要踩着时间点地等在门口。

  "爸爸,你去哪里?"再次看见拉着行李箱出门的爸爸,警惕地问着。

  上次在江城,爸爸就是这样,拖着行李箱偷偷地去找妈咪。

  再次看见爸爸这样的行头,便留了个心眼。小短腿亦步亦趋地跟在傅彦彧身后,正翘着股要爬上车后座,后衣领便被人拉住。

  委屈!

  他正怀疑自己是不是爸爸的儿子!

  更怀疑,爸爸是不是把妈咪藏起来了!

  看着抱住自己的姑姑,鼓着双眼,抗拒加生气地看着傅彦彧!

  "你是不是把妈咪藏起来了?!"鼓着小嘴,愤怒地问。

  傅彦彧皱眉,淡淡地看了儿子一眼,正撇上一旁幸灾乐祸的傅暖,眼神不地瞪着她。

  傅暖被盯的腿软,赶紧直了背脊,将朝身前抱了抱,正好隔开大哥的视线,一手却背在一旁,朝傅彦彧做了个要钱的手势。

  傅彦彧嫌弃地看了眼,从口袋里拿出钱夹,出一张卡丢给傅暖。

  傅暖两眼发光,立刻变换了态度,拍着犹自愤怒的,安慰道:"你爸爸要去江城赚钱。你不是说比赛要拿冠军吗?赶紧和姑姑练琴去。"

  虽然不懂赚钱的事,可是知道爸爸不是偷偷去找妈咪,便放下一颗心。

  想到自己的冠军奖状,的注意力瞬间就被转移了,被傅暖哄得高高兴兴地上了车。

  *****

  准备登机的时候,突然接到冯韵荛的电话。

  傅彦彧愣了愣,这段时间忙碌的,似乎已经忘记了这个人。

  电话那头,是女人的哭诉。

  知道她生了一个儿子,母子平安,傅彦彧想,自己总算是不欠她了。

  曾经,因为他的失手,让她的孩子胎死腹中,医生诊断说她终身不育的时候,他正好得知云倾"去世"的消息,没有功夫去阻拦她的动作。当他还在寻找他的小丫头的时候,他突然成了她的未婚夫,这一切他看在眼里,却没有动作,只因为,他不需要。

  这个孩子不是他的,他却仍旧希望她能平安生子,也算是弥补了她今生的遗憾。

  可是,此时,她在电话里一口一个控诉。

  仿佛那个孩子真的是他的一般,仿佛他就是那个忘恩负义的男人,傅彦彧着眉角,对电话那头女人的哀求,没有给予回应。

  挂了电话。

  登机的前一刻,傅彦彧终究是拿出手机打了通电话。

  冯敬开被判无期,冯家几乎是树倒猢狲散,现在冯韵荛几乎是孤身一人,该是孩子的爸爸来照顾了。

  *****

  应天河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桑拿房。

  身前一个女人,身后一个女人,女人柔软的小手在身上去,他正全身痛快的时候,突然看见傅彦彧的电话,不由得全身打了个灵。

  赶紧坐起身来,扯过一旁的浴巾盖在上,挥手将一旁的桑拿女赶了出去,这才接通电话。

  应天河是傅彦彧的二叔。

  如今看来,这份二叔倒真是虚而不实。

  他傅彦彧根本不是他们应家的孩子,也亏了大哥这个冤大头,给人养了一辈子的孩子,最后还把家产都给了这个野孩子!

  应天河根本咽不下这口气!

  在他看来,应家的家产就应该落在自己手上,怎么让一个半道的孩子抢在了前头!

  更何况,现在冯家落难,他下了那么大一步棋,就等着傅彦彧自投罗网,现在冯家指望不上了,他就只能寄希望在那孩子身上。

  当初,他们能来个猫腻换太子,难道他就不会吗?!

  这些天,每每睡觉,都是美梦!

  想到傅彦彧这半道私生子抢了属于他的东西,他就来气!可是,想着以后,他的儿子将会拥有一切!还是如今的泰禾财团!想想,他都要从梦中笑醒!

  可是,眼下是什么情况?!

  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怎么会突然给自己电话?!

  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

  应天河正犹豫着要不要接通,电话却在此时戛然而止!

  他站起身来,焦躁地在房间里左右徘徊,猜想着傅彦彧的想法,半晌,他拿起落在上的手机,狠狠地回拨过去,以此来坚定自己浮躁的内心。

  可是——

  "对不起,您说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他挂断电话,却见手机上躺着一条短消息,来件人:傅彦彧。

  应天河不再犹豫,点开,瞬间如招雷劈!惊地再也握不住手机!

  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原来,他早就知道了!

  亏他还以为自己算计的很好!

  那个女人难道是猪吗?!这么久都安然无恙,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被发现了?!

  为了防止傅彦彧和孩子做亲子鉴定,应天河已经将所有的关系都打点好了,并没有听到他有说动作。应天河信心,以为他没有怀疑,谁知道,他竟然留了这么一手!

  手机铃声响起的那一刻,应天河看着来电显示,现在打来电话有什么用?!事情都办不好!还想找他!有本事出篓子,就要自己想办法生存!

  去死吧!

  应天河一把将手机摔在墙角。

  *****

  傅彦彧抵达伦敦的时候,正好是下午6点左右。

  这个时候,伦敦的天气,早晚有些寒凉。

  由司机送到别墅,保姆出来开的门,接过傅彦彧随手下的大衣,挂到一边的衣架上。

  一楼客厅里没有看见小丫头的身影。

  保姆见了,赶紧回道:"夫人怀着孩子,比较嗜睡,现在还没醒。"

  傅彦彧摘下手套,弯放在茶几上,这才上楼。

  这栋别墅是三年前买的。

  那时,是他刚刚戒毒成功,事业走上坡路的时候,伦敦分公司刚刚启动,他在这里呆了大半年。现在云倾住的卧室,真是他的房间。

  先生自从招聘她的时候见过,已经连续两周未见到,保姆是中国人,以为这里住着一个失宠的夫人。

  年过半百的老人,平时对着云倾,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又是怜惜又是同情!偶尔见着夫人一个人发呆,她总觉得这背影期期艾艾的,暗地里倒是骂过男主人几回。

  此刻,见先生分明珍重紧张的神色,老人家便放下了一颗紧张的心。

  *****

  卧室里。

  傅彦彧推开房门,一阵熟悉的柔软气息瞬间就袭上鼻尖。

  他笑了笑,坚硬的面庞瞬间柔软了几分。若是有人看见,估计要大叫一声"见鬼!"

  是谁说过,即使社会再坚硬,我们还是有颗柔软的心。

  是啊,这面柔软只为你所有。

  几天的高强度忙碌,只为了偷得这两天的短暂相聚。

  傅彦彧简单的冲洗一番,便上了,躺在云倾旁边。男人伸手将她朝怀中揽了揽,而睡中的云倾,闻到了安心的味道,嘴角微微勾起,也依赖地朝他怀中挤了挤。

  *****

  云倾是被饿醒的。

  带她回过身来,才发觉自己正贴着一块坚硬的膛。

  惊喜地抬头,看见傅彦彧冒出青青胡茬的下巴,她伸手拽住他上的睡袍,艰难的朝上挪了挪,仰着头,在男人下巴上吻了吻。

  短短胡茬的坚硬,微微刺着嘴,有些酥麻。

  只是两个星期不见,她感觉时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等的她一颗心都荒老了。

  于是,几乎每隔几天就去医院检查一遍,顺便问问能不能坐飞机回国…

  现在,他就在眼前,就躺在自己身边,云倾突然觉得时间也快了起来,空气也不再空寂,男人熟悉的青木香味让她安心。

  她将手探出被子,慢慢地摸上男人坚毅的下巴,掌心虚虚地悬浮着,让那短短的青茬若即若离的扎着手心。

  云倾玩的起劲,却不知眼前的男人眼珠动了动,正在慢慢醒来。

  "很好玩?"睡醒后沙哑魅惑的嗓音。

  云倾心下一动,赶紧做贼心虚地挪开手。

  傅彦彧睁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小丫头,笑着握住她的手,放在边吻了吻,看了眼窗外,问:"是不是饿了?"

  "嗯。"

  傅彦彧眸中深幽一转,快速放开小丫头的手,跳下

  云倾诧异地看着他的动作,只见男人敞开睡袍下,黑色的子弹被高高地顶起。

  一张小脸瞬间红了,羞涩地想要躲开视线,却又不受控制地瞟了又瞟。

  傅彦彧本来还有些懊恼,可看见云倾的神色,心里的烦躁便被另一种情绪取代,他也不急着离开了。

  男人慢悠悠地坐在边,睡袍大咧咧地敞开,随着他的靠近,看着女人清澈的眼角染了晕红,分明是急了。

  自从上次分开,他们就再也没有做过。

  傅彦彧自然是想的,可是又要顾虑她肚子里那颗不稳定的小豆芽,所以才强制自己忍了这么久…

  可是,现在他不想忍了…

  傅彦彧伸手握住云倾的手,在她来不及惊讶的瞬间,将她朝怀中用力一收,云倾还没来得及回头神来,男人的大手已经刻不容缓地将她的小手拉了进来。

  云倾想要躲闪,可是在他一句句难耐的哼声中,终归是不忍心地动了起来。

  完事的时候,傅彦彧过一旁的纸巾,将云倾的手擦拭干净,又感动地吻了吻小女人绯红的小脸,这才神清气地去了洗浴间。

  *****

  两人一起下楼,却了餐厅。

  一路上,傅彦彧想要伸手握住云倾的手,都被她躲开了。

  两人正走在楼梯上,他也不急,便在一旁小心的护着。

  保姆见了,笑的脸褶皱,高兴地跑回厨房,将饭菜都端上了餐桌。

  吃过晚饭,傅彦彧带云倾进行饭后散步。

  这是云倾最近养成的习惯,医生建议偶尔要动一动,这样孩子才健康,所以每晚饭后,空气清新,周围安静的时候,云倾便会和保姆一起出来走一走。

  平时觉得又长又难走的路,今天却格外的平坦,而那些从天儿降,吹向地面的梧桐树叶也变得可爱起来。

  偶尔有邻居经过,便会礼貌地打声招呼。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顺而上,海阔天空

  人面桃花,倾国倾城

  与我谈笑风生

  那些可遇

  而不可求的事情

  …

  (全剧终)
上一章   一纸当婚,前夫入戏别太深   下一章 ( 没有了 )
忘川不经年嫁爱成婚姐夫好霸道豪门隐婚:国国民老公宠宠兽缠首席大人,克暖爱来袭:独蜜捕鲜妻:冥隐婚军少:蜜
全书小说网精心为您提供了君子有匪创作的都市小说《一纸当婚,前夫入戏别太深》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186章204大结局人生如戏可遇而不可求。免费在线阅读。更多类似一纸当婚,前夫入戏别太深的都市小说尽在全书小说网,如果好看记得告诉您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