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霜华》月影霜华57--58免费在线阅读。
全书小说网
全书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全书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月影霜华  作者:小强 书号:43816  时间:2017-11-14  字数:9883 
上一章   (月影霜华)(57--58)    下一章 ( → )
  第五十七章

  玉州城最大的酒楼是天客来酒楼,五代传承,一百多年的老字号,光是一个招牌就值上万两银子。时间正是晌午,厨房里五六位高薪聘请的名厨此刻忙的顾头不顾脚,手里炒勺翻飞,灶火熊熊,忙得脸上的汗水都顾不得擦,十几名伙计一溜小跑的举着托盘上菜,两条腿都不沾地的样子。

  四十多岁的掌柜站在厨房门口,叉着在大声训斥:“各位师傅,今天多用点心,伺候好了客人,这个月的薪水多加一成。往常也还罢了,二楼那些江湖人物我看着可不好惹,十来把刀剑都出了鞘,看着都眼晕,说不准就是瞪眼就家伙砍人的主儿,稍微有些差错恐怕就要掀桌子见血了。”接着板起脸训斥伙计们:“都打起精神来,把楼上这些位爷爷伺候好了,如果有哪个出了差错挨了打,可没有说理的地方。”

  此刻,酒楼二楼已经是高朋座,觥筹错,偏偏有几张桌子格外安静。十几名镖师佩刀悬剑,默默的喝着酒,目光警醒。靠着窗户的桌旁两名中年汉子默默的喝着酒,其中一个脸上现出几分落寞神色。

  “杨大侠,在下敬你一杯。”对面的佩刀汉子捧起碗敬酒,两人对饮了一杯,才笑道:“杨大侠是江南六州的前辈高人,声名远扬,这次要不是这趟镖关系重大,威远镖局也不敢厚着脸皮劳动您的大驾帮忙押镖。货物进了玉州算是到了地方,张某也可以放心了。”

  杨文博笑了笑,敷衍了几句,干了这碗酒,继续看着外面出神。

  张镖头有些奇怪,问道:“杨大侠可有什么心事?”

  杨文博回过神来,笑道:“杨某失态了,只是想起了此地的一位朋友。”

  “哈哈,杨大侠的朋友想必也是一位武林名家,可否给张某引荐一下?”

  “他已经死了。”杨文博叹道:“如果不是因为我的缘故,他现在应该还能好好的活着吧。杨某这一辈子光明磊落,只有这一件事一直心中有愧,想到那朋友留下的孤女寡母无人照顾,便心中难受。如今近在咫尺,却连上门的勇气都没有”

  张镖头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应声。

  杨文博又喝了一口酒,随意向着窗外看了一眼,忽然脸色一变,半碗酒泼在桌子上。张镖头心中诧异,正要询问,只见杨文博起身急道:“张兄,杨某临时有事,先行一步。”说着也不等张镖头回答,迈步便向着楼下跑去。

  “杨大侠,哪里去?您这次的报酬还没领呢。”

  张镖头急忙起身叫了几声,眼看杨文博头也不回,心中暗自狐疑:到底是何事让杨大侠这般着急?想了半天猜想不到,忽然自嘲一笑:人家自有自己的事情,想这么多做什么?回头招呼手下镖师赶紧吃饭,天黑之前将镖物送到便可以彻底放心了。

  杨文博下了楼,急急冲到街上,四下张望不见刚才的人影,心中暗自想到:奇怪,怎么不见人了?方才那两个人从楼下经过,那男人分明是李天麟,那女子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却是韩家弟妹模样,两人怎么会如此亲密的在街上相拥而行,难道是我看错了?

  他脑海中将刚才所见场景回想一遍,忽然心中一跳:韩家弟妹的大,好像是身怀有孕的样子,而她又与李天麟这般亲密…难道说,他们之间竟然有了私情?

  这个念头一旦涌出来,便如惊雷电闪一般,惊得杨文博一阵发呆,脑子里轰轰响,左右理不出个头绪。一会儿想到:李天麟是韩家的女婿,这孩子一向有孝心,与岳母一起上街到也勉强说得过去,而且如果两人真有私情,韩家侄女岂能不知道,岂会任由他们两人私通?许是我看错了。一会儿又想到:我这眼睛还没花,怎会认错人?何况女婿和岳母,举止间又怎会如此亲密?

  他思来想去,脑子里成一团,忽然下定决心道:“反正这里离韩府也不远,我便上门去看一看。如果是我看错了,自然无事。若果两人之间果真有了不伦之事,可不能坐视不管。韩兄弟与我肝胆相照,岂能让他的遗孀被人欺负?”

  却说李天麟此次与苏凝霜一起逛街,原因便在于她怀孕久,老是闷在府里心情有些抑郁,众人看在眼里,心中发急,便被陆婉莹好一通劝说才肯出门上街。两人特意做了改扮,苏凝霜又脸上挂了一层面纱,悄悄出门,韩府在城东,两人悄悄到城西游逛,一路小心谨慎,怎么会想到被杨文博这一个知知底的人偶然看见?

  两人逛得累了,眼看时候不早,李天麟雇了一架马车回府。苏凝霜虽然有些累了,心情却非常愉悦,目光盈盈,脸上的光彩比平愈加丽,暖暖的阳光下仿佛白玉生晕,看得李天麟双眼发直,有些魂不守舍。

  眼见着他一副心神不守的样子,苏凝霜脸上微红,心中却甜得仿佛吃了糖,眼波盈盈如水,含着几分羞意笑道:“发什么呆?看了十几年了还没看够?”

  “嗯,一辈子都看不够。”

  苏凝霜扑哧一下笑出来,任由他扶着进了房里。房门轻轻掩住,两人坐在边,李天麟将她轻轻抱住,两人身体贴在一起,彼此都可感受到对方的心脏跳动,虽然不曾有什么动作,心中却一阵甜蜜。

  “霜儿,累了吗?”

  “嗯。”苏凝霜轻声应道,随即轻笑道:“可是,很高兴啊。若是每里能够这般和你一起逛逛街,也是不错的日子。”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徐婆婆在外面道:“小姐,洗澡水烧好了,您可要洗浴?”

  “知道了,这就来。”苏凝霜应道,起身从李天麟身上下来,走到房门,忽然回头调皮一笑,目光狡黠的如同小姑娘一般,咬着嘴轻声道:“你来不来?”

  李天麟岂有拒绝之意?他笑着走到近前,揽住她的,两人一起去了浴室,关好房门,刚一转身,李天麟便迫不及待的伸手解开苏凝霜的带。苏凝霜只是伸手象征的挣了两下,便含着笑任凭他掉自己身上的衣物,当最后一件衣物落在地上,展现在李天麟面前的是一具美得让人眩晕的完美娇躯。虽然已经是三十多岁的妇人,苏凝霜的肌肤却依然白滑腻如同羊脂美玉,闪动着细密光泽,一对傲人峰圆润高,称得上是人间绝品,圆滚滚的绷紧的玉翘起一个无比人的弧度,因为怀孕数月,腹部隆起,却丝毫不损伤这具娇躯的美感,反而增加了几分母的柔和。

  自己三十几岁的身体仍能让李天麟呼吸急促眼中火,苏凝霜微微一笑,心中有些小小的得意。她伸出素手替他宽衣,直到两人身无寸缕坦诚相见,彼此脸上都有些发热,却故意挡开他探过来的手掌,娇哼了一声,抬起玉足迈入浴桶,坐下来舀起热水濯洗身体。

  水声响起,李天麟也迈入浴桶,靠着苏凝霜坐下,抓了一把皂粉,替苏凝霜擦洗身体。手掌穿过她腋下时,苏凝霜自然的抬起胳膊,闭上眼睛任凭他的大手拂过自己的肌肤。温暖的水淌过她娇的身躯,滑腻的皮肤上连水珠都挂不住,一滴滴的滚下来,落入浴桶中。

  身躯被天麟的大手着,苏凝霜的脸慢慢红起来。悄然睁眼,嘴角含着笑意,尤其是当他的手趁着自己不备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轻轻捶了他一下:“不许来。”

  李天麟一笑,收起自己的心,在她上吻了吻,认真的擦洗起来。

  苏凝霜自己却渐渐的身子热起来,她已经一个月没有跟他好,此时被他的手挑得心帜摇动,中一股热乎乎的淌,咬了咬嘴忽然低声道:“你转过身去。”

  李天麟依言转身,苏凝霜将皂粉抹在自己玉上,贴在他背上,水蛇一般慢慢动起来,两只手沾皂粉,着他的口。

  李天麟闭着眼睛,细细感受着师娘的一对柔滑美在背上摩擦,两颗有些发硬的头带给他别样的刺,让他慢慢呼吸有些急促,想象着师娘含笑的面容,不知不觉中底下渐渐立起来,忽然上面一紧,被一只柔软的玉手轻轻握住。

  “小坏蛋,师娘好不好?”苏凝霜一边手掌轻轻的上下套,贴近李天麟的耳边调笑着道。

  “嗯,师娘自然是世界上最好的。”李天麟的气息开始起来,一股热气流遍全身,水温仿佛都上升了一些。

  苏凝霜吃吃的笑起来,抓起李天麟一只手,放在自己肚子上轻轻摩擦,故意声音甜腻的逗着他:“你这个老是怀着心的小坏蛋,嗯,东西又大了,好烫手。想师娘吗?咯咯,自己忍着吧,小坏蛋。师娘这个大肚婆现在身子重,可不敢再跟你来。哼,最多用手让你出来吧。”她脸上浮现出少有的少女般调皮的笑意,玉着他健壮的背脊,感受着两人紧贴在一处的身躯上传来的热力,不自觉的浑身燥热,如不是顾忌着肚中的孩子,真想着与他酣畅淋漓的爱一番,此时只得强行忍住,手掌握紧了李天麟的,套的速度渐渐加快,水面起一层层波纹。

  李天麟呼吸重,忽然笑了:“呵,这笔账我先记下了,等到你生产之后,看我怎么报复。”

  “嗯…,夫君,你准备怎么报复啊?”

  李天麟了口气,恶狠狠道:“前面和后面,还有你的小嘴,一个都不会放过,嗯…徒儿要把师娘身上每一处都一番,让你像小狗儿一样伺候夫君,被得下不来…”

  这话又是放肆又是下,苏凝霜心中却感受到了别样的刺,脸上红的,眼波转轻笑道:“嗯。还要再加上月儿,小坏蛋,我们母女两个一起做母狗侍奉你。”

  上传来一阵阵舒服感觉,李天麟呼吸急促,脸上涨红着息道:“好师娘,我的娘子…嗯,真是个不知羞的小妇…”

  明明是俗的羞辱话语,苏凝霜却听得心中一,脸上佯怒,手指掐了他上一下,随即扑哧一下笑出来,继续以甜腻的声音挑逗道:“小坏蛋,师娘就是喜欢做你的小妇,你又怎样?嘻嘻,反正你不敢来。啊,乖徒儿,师娘好热,下面要出来了,偏偏不给你…”

  水波的声音越来越大,李天麟再也忍受不住,忽然站起来,回身对着苏凝霜,仿佛一柄出鞘利剑一般贴近苏凝霜的嘴

  苏凝霜啊的叫了一声,故作吃惊的向后面靠了靠,双臂叉护住口,偏偏出大片白皙玉,含笑道:“小坏蛋,要欺负师娘吗?”

  李天麟咬牙切齿,偏偏不敢用强,气恼的看着苏凝霜。苏凝霜扑哧一笑,不再挑逗他,娇媚的看了他一眼,檀口轻张,含住它的顶端,香舌灵活的在上面,嘴含紧了身,一下下吐,在上面下晶亮的唾长的堵在嘴里,直直顶到了咽喉处,连呼吸都有些不畅了,她鼻中娇声呻一声,脸上涨的越来越红,螓首移动幅度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不一会儿,火热的便洒出来,嘴里都是白浊的体,快速的咽一番后,仍然有不少顺着嘴角淌下,落在峰上,滑入水中。

  苏凝霜起身,香舌嘴角,手指刮起峰上的,送入口中,娇媚的看着李天麟的脸。

  李天麟微微息,忽然将苏凝霜的身子架起,让她靠在浴桶边,自己俯下身,将头埋入师娘的股间,抱住那对雪白丰盈的玉腿,起来。

  “嗯…”苏凝霜呻出声,下意识的微微扬起头,玉手捂住嘴,身体轻轻摇动,随之发出忽高忽低的呻声,空出的一只手按住李天麟的头,目光离,银牙轻咬颤声道:“小坏蛋,再,再深些,让师娘也出来…”

  等到两人洗完澡出来,来到房里,只见陆婉莹正抱着孩子低头逗,苏凝霜道:“月儿和诗韵呢?”

  “出去玩耍了吧。哼,诗韵快被月儿带坏了,这么大人了还陪着那小丫头疯。”她抬头看到苏凝霜面颊红晕眉宇间含着意,眉头一皱,微微嗔怒:“姐姐,你又惯着他来了。你现在身子要紧,可不能太放纵他。”

  苏凝霜被她说得微微害羞,却笑道:“夫君想要,做娘子的怎么好拒绝?”

  李天麟背了这个黑锅,正要辩解,却见陆婉莹眉头一扬,喝道:“你这坏蛋,要发心也不看时间?要是再敢不顾姐姐的身体对姐姐来,信不信我给你吃十丸清心正气丸,一年都有心无力?”

  李天麟大窘,苏凝霜却扑哧一下笑出来,在陆婉莹耳边说了几句,陆婉莹这才面色缓和下来,忽然脸上发红,鄙夷的看着李天麟,轻声说了一句:“小贼!”得他脸上越发窘迫。

  三人正在说笑,忽然门外有下人敲门道:“夫人,杨文博大侠在外面求见。”

  苏凝霜脸色一变,口道:“他怎么来了?”

  韩剑尘因为受杨文博邀请而遇害身亡,杨文博心中愧疚,从那以后再也没有登门,今天却突然上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婉莹微微皱眉,神色凛然,狐疑道:“难道是姐姐和天麟的事情被他听到什么风声?”

  此言一出,苏凝霜花容失,瘫软在椅子上,只觉得手足冰凉,额头渗出冷汗来。

  李天麟急忙安慰道:“霜儿,不要害怕,说不定是其他事情呢。我先去瞧瞧。”说着向陆婉莹递了个眼色,起身出去。

  陆婉莹起身做到苏凝霜身边,拉着她的手道:“姐姐,不要担心。天麟说得对,万一是别的事呢。退一步讲,就算真的是他听到什么风声,只要他没有实据,又能如何?有妹妹在,绝不会让他伤害到姐姐一丝一毫。”这般说着凤眼慢慢一眯,浑身散发出一股威严。

  苏凝霜下泪来,轻声道:“若是没有这个孩子,姐姐就算被他人知道与天麟的关系又如何?哪怕是浸猪笼,游街示众,被人骂做无妇,姐姐也认了。可是,我可以不顾颜面,孩子可怎么办?”

  第五十八章

  李天麟进了书房,只见杨文博正坐在椅子上喝茶,急忙拱手道:“杨伯伯,刚才后面有事耽搁了一些,怠慢了您还请您恕罪。”

  杨文博起身还礼,两人落座随便说了几句闲话。

  杨文博腹疑云,只是涉及到韩夫人的清誉,不好直接张口,脑子里转了几个圈慢慢酝酿说辞,而李天麟也是心中有事,唯恐多口失言,两人都不说话,场面便有些冷了。

  过了片刻,杨文博才道:“贤侄,不知府上近况如何?韩夫人和侄女身体如何?”

  “蒙伯伯挂念,府上一切都好,月儿已经怀有身孕,再过几个月孩子便出世了。母亲大人最近身体不太好,染了风寒,刚刚歇下了。”

  杨文博眉头一皱:“韩夫人病了?可曾请了大夫?老夫倒是认识几个名医,倒可以请来给她看一看。”

  “不敢有劳伯伯,母亲的病并无大碍,只是有些劳累,不方便见客,吃了药歇息几便可痊愈了。”

  两人交谈几句,杨文博没有探出底细,心中有些焦躁,咬了咬牙忽然道:“贤侄今可到过天客来酒楼附近?”

  李天麟心中一跳,神色不变道:“倒是从哪里路过。”

  “不知贤侄是一个人还是与他人一并路过?”

  眼看杨文博目光灼灼气势人,李天麟脸上一冷,道:“不知伯伯问这些做什么?”

  杨文博豁然起身,握了握拳头,重重呼出口气,正道:“韩夫人可在后面?我有事要当面向她求证。”

  李天麟也站起身冷冷道:“母亲刚吃了药睡下了,不便见客。如果杨伯伯没有其他事,便请回吧。”

  啪的一声,杨文博一掌拍在桌上,茶壶颤,茶水洒了一桌子,厉声道:“李天麟,你与韩夫人作出的事情,当真以为别人猜不出来?”

  李天麟心中震动,身子却一动不动,眼睛盯着杨文博的眼睛,气势丝毫不弱道:“杨伯伯慎言!若无其他事情,便请离开。”

  两人正在僵持,忽然听到门外有人冷冷道:“杨大侠好大威风,在我家里对我夫君不敬,意何为?”

  杨文博正在火上,回头一看,只见一名女子走进来,里面是粉白色衫,下面是绣着牡丹图案百褶裙,外面披了一件纱衣,身隆起,心中一动:这女子穿着倒是与我在酒楼上面看到的那名女子一样。再一看女子的脸,忍不住吃了一惊,口叫道:“陆捕头?怎么是你?”

  陆婉莹迈步进屋,先是对李天麟笑了笑,转头脸色一变,对着杨文博微微发怒道:“杨大侠,你说起来算是我夫君的前辈,可是也无权盘问他每的行踪吧?今我与夫君一起从天客来外面路过,不知您正在楼上,没有向你见礼,难道您便因为这点小事找上门来与我夫君理论不成?”

  杨文博脑子里还是有些混乱,问道:“陆捕头,你怎么叫李天麟夫君?”

  陆婉莹微微一笑,昂首道:“杨大侠不知,我已经嫁给天麟为,连孩子都有了。成亲时没有给杨大侠发一份请帖,倒是疏忽了。怎么,杨大侠对我夫君如此关心,他每路过哪里见了什么人与谁吃饭喝酒娶了哪个女子为生的是男是女都要盘问一番吗?”

  陆婉莹身为捕头,盘查拷问,供的门道一清二楚,此刻为了打消杨文博的怀疑,故意表现出咄咄人的架势,言辞语气,目光动作都是公门前辈们千锤百炼总结出来的套路,最是能动摇囚犯心神,饶是杨文博经验老道,此时也被陆婉莹得气势全无,忽然对自己原来的想法不确定起来:“难道是我看错了,与李天麟一起的那女人真是陆捕头?衣着一样,身材差不多,最主要是她有了孩子,腹肿这一特点正好与我所见相符。嗯,看来真是我一时眼岔,出这么个大乌龙来。”

  人一旦开始对自己的信心产生动摇,在自己的思维修整下,原来认为一定真实无误的事情此时也无法确定了。陆婉莹一看他这副模样,哪里还不知他心中所想,暗自松了口气,紧接着又是几句刻薄责难的话说出来,又有意无意的误导了杨文博的思维,这般公门中供的手段百试不,多少诈凶顽之徒都掉进里面爬不出来,杨文博为人方正,不一会儿便被绕进去,更加相信自己是看差了眼。

  想到因为自己眼力不济认错了人,对李天麟百般迫,杨文博又羞又愧,红着脸拱手道:“老夫一时糊涂,刚才失礼了,还请贤侄和陆捕头原谅。”

  李天麟这才松了口气,还礼道:“事情涉及母亲名声,刚才小侄一时急躁,对杨伯伯多有不恭,也请您海涵。”

  两人互相致歉,杨文博此时又羞又愧,哪里还敢多留,说了几句话便起身告辞。

  两人还未出门,只听一阵脚步声,月儿娇笑的声音传过来:“娘亲快来看,我到天宁寺求来一只长命锁,等您把孩子生下来便给他挂上,保证能让他长命百岁。”

  杨文博倏地停下脚步,猛地回头盯着李天麟两人。房门吱呀一声推开,月儿和韩诗韵牵着手走进来,骤然看到杨文博站在屋中,微微一愣,随即啊的叫了一声,脸色惨白,想到了自己刚才那句话起了怎样的作用。

  杨文博眼里着怒火,手指微微发抖道:“好,好!李天麟,陆捕头,原来你们在诓骗我。”

  李天麟脸色一变,不知该说什么好。

  陆婉莹心中却道:“该死,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事到如今,为了保住姐姐名声,只好来硬的了。”当下向着韩诗韵使了个眼色,手中暗自捏了几只毒针。

  杨文博毕竟是老江湖,眼看陆婉莹面色不善,反手便出佩刀,护在前道:“陆捕头想杀了老夫灭口?那你最好手脚利落些,否则让老夫逃出去,定然将此事传的天下皆知。”

  李天麟心中叹气,知道今之事难以善终,为了师娘,哪怕是杀死无辜的事情今也要做下去了。他伸手接过陆婉莹递过的匕首,三人围住杨文博,剑拔弩张,只待陆婉莹出声便要动手。

  正在此时,只听外面苏凝霜叹道:“妹妹,罢手吧。”

  苏凝霜身穿白衣,头上摘去了所有首饰,一步步慢慢走进房里,她脸色发白,双腿微微颤抖,仿佛随时要之撑不住的样子,如同寒风中摇动的花朵,随时都会凋零殆尽。

  月儿急忙上前扶住母亲,泣道:“娘亲,都是我的错…”

  苏凝霜勉强一笑,回头对陆婉莹李天麟和韩诗韵道:“你们都收起兵器来吧。此事是我的错,不可伤害无辜,否则就算是今遮掩过去,我也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韩诗韵咬着嘴,犹豫再三,将剑入剑鞘,陆婉莹面容不变,向着后面退了几步,背过手去,毒针却没有收起,捻在指里。

  李天麟快步上前,扶住苏凝霜道:“霜儿,你怎么出来了?”眼看她摇摇坠的样子,心疼得不行。

  “也许这就是我的命数吧,总想着逃,却最终逃不掉。”苏凝霜凄然笑着,向着杨文博缓缓跪了下去:“杨大哥,小妹有礼了。”

  杨文博看着苏凝霜毫无血的脸,又看了看她隆起的肚子,深深了口气:“你肚子里的孩子可是李天麟的?”

  “是。”苏凝霜身躯颤抖,咬着牙应道。

  杨文博须眉皆炸:“你这么做可对得起死去的韩兄弟?”

  苏凝霜眼中慢慢下泪来:“凝霜未能为先夫守节,不顾廉勾引女婿,与他苟合怀了孩子,此事无可辩驳。杨大哥若要为了维护先夫名声杀了凝霜,凝霜绝无怨言,只求能够给我腹中孩儿一条生路,不要将此事传扬开,让他不要还未出生便背负骂名。”

  月儿放声痛哭,跪在母亲身边,手指着杨文博叫道:“谁让你来多事?爹爹临死前已经允许娘亲另嫁,你亲耳听到的。这是我们家的事情,不要你这外人来管。”

  杨文博脸上呆了一下,道:“你母亲若是要嫁给他人,老夫自然无话可说。可是李天麟是你的夫君,是你母亲的女婿,两人之间岂能苟合?此事有违人伦,老夫不得不管。”

  “谁让你来管?”月儿脸上着泪,愤恨骂道:“你已经害死了爹爹,还要害了娘亲的性命吗?我是师兄的娘子,我都不在乎,你凭了什么来管?我偏要和娘亲一起都嫁给师兄,做他的娘子,给他生儿育女,不须外人评论。”

  杨文博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月儿说不出话来。

  苏凝霜急忙按住月儿的嘴,对杨文博道:“杨大哥,不要生月儿的气。此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这就给杨大哥一个代。”说着话手腕一翻,亮出一柄匕首,向着口刺下去。

  李天麟大惊失,急忙抓住她的手,将匕首抢下。匕首尖划过苏凝霜的口,衣服被割开,殷红鲜血淌下来。

  李天麟眼中含泪,拼命捂住她的伤口,回头道:“够了!都是我的错,要死也是我死。”说着抬起匕首向着自己脖子刺去。

  正在此时,陆婉莹手指一扬,一枚毒针过来,正中他的手背,匕首掉落在地上。

  陆婉莹寒着脸道:“都一个个在干什么?还嫌不够吗?”回头对着杨文博冷森森道:“杨大侠,这就是你想看到的结果吗?你想将这一家人都死不成?”

  杨文博却是一呆,他来时心中着一股火,只想着替韩兄弟出气,却没有要将苏凝霜或者李天麟杀死的想法,他就算是正人君子,毕竟不是道学先生。此时只见苏凝霜鲜血直,月儿宛如仇敌一般恶狠狠看着自己,也有些心中无措,只是骑虎难下,不知如何收场。

  隔了片刻,杨文博道:“韩夫人,只要你保证以后再不与李天麟做出这种有违人伦的事情来,打掉肚里的孩子,老夫今便不再追究此事。”

  陆婉莹心中一喜:只要这姓杨的走了就好,先答应下来,以后的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

  苏凝霜却昂起头道:“杨大哥,恕小妹难以从命。我已经是天麟的娘子,肚子里的孩子是李家骨,定然要生下来。”

  杨文博火往上撞,怒道:“韩夫人,你真的要老夫出手吗?”

  李天麟起身,手握匕首对着杨文博道:“杨大侠,你要伤害霜儿,先过我这一关!”

  “去,别在这里添!”陆婉莹心里恨得不行,这混蛋夫君怎么一个劲添?她瞪着眼道:“诗韵,把姐姐和月儿搀回去。夫君,你也跟她们一起去,这里的事都交给我处置。”

  韩诗韵答应一声,过来颤着苏凝霜和月儿回到后面去。

  陆婉莹深呼了几口气,转头对杨文博道:“杨大侠,你看此事如何处置?”

  杨文博此时仍然是腹怒火,硬邦邦的道:“还是那两件事:韩夫人打掉孩子,保证与李天麟之间再不许有违逆伦常之事,此事便可作罢,否则老夫豁出老命不要,也要替韩兄弟讨回公道。”
上一章   月影霜华   下一章 ( → )
尘与土天使武术女教女友故事之凌青林美地之慾革命老区抱得一个男人的伪纹面慾凄忧思引狼入室之收
全书小说网精心为您提供了小强创作的热门小说《月影霜华》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月影霜华57--58免费在线阅读。更多类似月影霜华的热门小说尽在全书小说网,如果好看记得告诉您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