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妇的挑战》第六章免费在线阅读。
全书小说网
全书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全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情妇的挑战  作者:心岚 书号:11692  时间:2016-8-31  字数:10436 
上一章   第六章    下一章 ( → )
  一回到公寓,兰道威将方子衿轻轻地放在上。

  掉自己的西装,解开领带之后,他开始帮她换衣服。

  方子衿半醉半醒地躺着,偶尔打个酒嗝,双眼濛地半合着,浑身虚软如棉絮,任由兰道威下她身上的衣物。

  当方子衿那只着贴身内衣的体呈现在眼前时,兰道威几乎忘了呼吸,那洁白莹润的肌肤、曲线玲珑的身段,无一不挑勾着男脆弱的自制力。汗水沿着他的额头涔涔而下。

  该死!兰道威低声诅咒着,她对他产生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了!他努力的平稳自己烈的心跳和蠢蠢动的望,快速帮她穿上睡衣。

  蓦地,方子衿圆瞠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兰道威。

  "我…我想吐!"她困难地开口,随即捂住自己嘴巴。

  兰道威快速地抱起她走进浴室,让她跪在马桶边开始大吐特吐起来,直至胃里空无一物,这才停止。

  他温柔的以巾拭净她的嘴巴和脸庞,然后将她抱回上。

  "睡吧!好好的睡吧!明天醒来,就什么事都没了,都忘了。"兰道威轻抚着方子衿的秀发,喃喃的低语。

  方子衿半睁开眼,迷茫无助地盯着他,呢喃呓语:"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兰道威感到既心疼又愤怒,没想到方友邦如此无情无义,这么残忍的对待自己的女儿。他早知道他是带着情妇远走高飞,但仍守着这个秘密不让她知道。因为他不想让她受到伤害。

  结果,纸仍包不住火,这令人震惊不解的丑闻迅速传遍了整个社界,无法避免地对她造成莫大的伤害。

  "嘘…一切都过去了,把它忘了吧!"兰道威温柔的安抚低哄她。

  方子衿的眼皮愈来愈沉重,临睡前,她嘴微微噘起,不地嘟哝:"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样儿,没心没肺,我…我讨厌你们…"话声终至细不可闻,她缓缓的坠入梦乡。

  兰道威又好气又好笑地凝视她天真无的睡脸,将她揽进自己怀里;虽然只是搂着她一起睡觉,但他却感到心里暖洋洋的,非常地足…

  &&&

  翌,方子衿头痛裂地醒来,她微微发出呻声,这是怎么一回事?她觉得彷彿有人在她脑袋里打鼓,而全身像被坦克车辗过似的沉重难受。

  她勉强坐起身,这才发现自己身着睡衣,奇怪,她什么时候换上睡衣?

  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努力地回想昨晚,蓦地,昨晚不愉快的种种完全回到她的脑海里。天啊!她永远也忘不了那种屈辱和椎心之痛。

  这时,兰道威打开房门,看见的正是她一副怔忡发呆的模样。

  "你醒了。"他朝她靠近。

  方子衿茫然的移转视线,接触到兰道威炯炯有神的目光,整个人才完全的清醒过来。

  昨晚,是他帮她换上睡衣的,也是他彻夜陪伴在她身旁,不断安抚哄慰她。

  方子衿羞窘地移开视线,她简直不敢想像自己醉酒后的丑态。经过昨晚那桩丑闻,她觉得自己在兰道威面前更加矮了一截,感到羞愧不已。

  兰道威坐在沿,双手捧起她的脸蛋,"看着我!"语气有着不容拒绝的坚定。

  方子衿不情愿地抬眼望着他,他的目光深邃而澄澈,没有一丝一毫的嘲笑和鄙视,反而充真诚的关怀,这令她感到意外却也为之心悸不已。

  "昨晚那件事不是你的错,不要再待自己,把它忘了。"

  方子衿垂下眼,勉强眨回眼眶里的泪珠。

  ﹁说得倒容易,你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我的笑话吗?"她微微的哽咽着。

  "有我在,没有人敢说些什么!"

  他坚定冷凝的口气竟让方子衿莫名地感到心安,在他身边,领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谢谢你!"她由衷地说。

  兰道威轻笑,"难得听到你说这二个字,我真有点受宠若惊。"

  "别糗我了!"她垂下眼红着脸,呐呐地说。

  兰道威轻轻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然后说:"去梳洗一下吧,我已经做好早餐了!"

  方子矜一脸惊异的瞧着他,﹁你会自己做早餐?﹂

  看着她一脸无法置信的表情,兰道威不一阵莞尔。"我一向自己做早餐,我们家的男人都有一手好厨艺,改天秀给你看。"

  方子衿愣愣地点点头,随即走入浴室梳洗。

  &&&

  吃完早餐,兰道威问她:"今天有打算到哪儿去吗?我可以让司机留下来。

  "

  方子衿沉默了一会儿,老实说,她现在很怕见到人,害怕看到他们同情中带着刺探的眼光。

  "我…我想不必了,今天我只想待在屋里,不想出去!"她嗫嚅地说。

  兰道威理解地点点头。"放轻松点,不要再胡思想,下班后我会马上回来。"

  兰道威走后,方子衿百无聊赖地在屋里漫步,像个失魂的人儿似的。

  晃着晃着,她来到兰道威的书房,门没锁,她打开门走进去,一看到佔整面墙的书架,她双眼不自地瞠大,没想到他是个爱看书的人,竟然藏书这么多!

  她仔细地浏览,兰道威的书以英文居多,不乏各种领域的书,以文学、商业经营及旅游书籍居多。

  她顺手出一本英文版的"咆哮山庄",没想到他也看这种书,她不摇头微笑,她对他真是了解得太少了。随即,她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她和兰道威之间只不过是"借贷"与"偿还"的关系,谈不上什么了解,也毋需去了解。

  方子衿拿着书在书桌前的牛皮椅坐下,兰道威的书桌非常大而且古意盎然,像是欧洲中古时期的成品,她不好奇地拉开抽屉,想看看里面都放些什么东西。

  除了一些文件资料之外,尚有一只牛皮纸袋,看起来沉甸甸地,彷彿装了好多东西。

  她随手拿出牛皮纸袋,并将里头的东西倾倒于书桌上,她定眼一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里头全都是她的照片,以及一些个人资料。

  她强自镇定下来,开始翻阅这些资料,里面详细记载着有关她的任何事情,包括她的生日、身高、体重,以及她就学的经过,甚至包括她长大后曾有过的追求者名单。

  这实在太荒谬,也太可恶了!方子衿气愤不已地跺脚,想必这些全是兰道威请人调查的。

  她看一看期,是在他和她第一次见面后没多久的事,也是父亲向他们贷款之后一个月内的事情!

  怒气蒙蔽了方子衿的理智,她直觉地认定要不是兰道威,她就不会落至这般不堪的境地,他和她父亲根本是一丘之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而她只是他们手上的棋子或是筹码罢了。

  倔强好胜的脾气顿时引爆开来,她要当面质问兰道威,将这一叠资料甩至他的脸上,然后理所当然、光明正大地离开这里。

  &&&

  时针指向六点的时候,大门被打开了。兰道威一手提着公事包,一手拎着他和方子衿的晚餐||披萨。

  方子衿早已坐在客厅等候他多时。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她仔细地看过牛皮纸袋里的资料,现在的侦探真了不得,竟然将她的一切过往调查得那么仔细和周详,连她的嗜好和习惯都查得一清二楚,丝毫不差。

  她同时也发现一个盲点,以兰道威精明的头脑和充足的实战经验,不难看出方氏企业早已架空,名存实亡,为何仍愿意贷款给父亲,而且金额庞大?

  此时,面对着兰道威,她有无数的疑团待解。只见她一脸冰冷地瞅着兰道威,手里紧抓着那只牛皮纸袋。

  兰道威没有忽略掉方子衿那不寻常的态度,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他小心地问:"怎么了?好像不太开心的样子。"

  方子衿将牛皮纸袋丢至他眼前,瞅着他的冷冷眼神中迸出一丝愤怒的星芒。

  "里面是什么东西,你应该很清楚吧!"

  兰道威淡然地瞄了一眼,"你都看见了?"

  方子衿忍不住地低吼:"为什么派人调查我?连我的隐私都不放过!"

  兰道威扬起一边眉毛,深沉的瞳眸里燃着二簇望的火花,牢牢地望进她的眼里。

  "因为我要你,想要知道你的一切,而这是最快速的方法。"他直截了当地回答,令方子衿不一阵错愕。

  看着她惊愕呆愣的表情,兰道威继续说:"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决定要你,而事实也证明你注定是属于我的。"

  他低沉富磁的嗓音彷彿具有催眠的魔力,令她心神恍惚不已。

  兰道威站起身来,朝她走过去,然后在她身旁坐下,迅速地将她拉进他的怀里。他的手轻轻抚过她的眉睫、翘的小鼻子,最后停留在红润滴的朱上。

  方子衿完全无法动弹,整个人被笼罩在他那刚的男魅力中,他的眼神充惑,让她无法移开视线。

  "你也感觉到了,不是吗?你终究是属于我的!"兰道威霸气狂妄地说。

  他那自大的口吻将方子衿从离情境中唤醒。

  "你未免太狂妄自大了,我郑重地告诉你,我不属于任何人,现在没有,未来也不可能有!"她圆睁双眸忿忿地瞪视着他。

  "看来你的精神已经完全恢复了,原本我以为自己还得多忍耐几天,现在,大概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他根本无视于她的愤怒,自顾自的说着,手指也不间断地着她润泽的双

  "你…你想干什么?"方子衿支支吾吾地问,心里开始有些恐慌。

  "索讨我应得的报酬。"他在她耳边低语,一只大手也老实不客气地攫住她前的高耸柔软。

  "啊||"

  方子衿惊一声,随即被兰道威以吻封住她的。他的舌尖滑过她的,先是逗它,然后坚持地催促它为他分开,她息地微启樱,他立刻把舌头滑进去,亲暱地探寻着。

  经他这么一挑,方子衿只觉浑身燥热不已,完全忘了自己原本要质问他的事情,她全身无力地依偎在他身上,这种陌生的情和感官反应令她感到恐惧。

  "不…我们不能…你放开我!"方子衿虚弱地摇摇头,低声说道。

  兰道威的再次盖住她的,淹没了她的抗议,贪婪地品尝她甜蜜的舌。方子衿心底不自地燃起一股渴望,她从不知道接吻的感觉这么令人醉。

  "天啊!你真甜。"兰道威发出一声渴望的呻,紧紧地搂着她的娇躯,他的嘴慢慢游移,轻啮着她的耳垂,他的手带着燃烧的热情滑过她的喉头,停留在她前,解开她的衬衫釦子,探寻她薄薄衣服下柔软的酥

  当兰道威的手指碰触到她赤luo的肌肤时,方子衿被醉的意识稍微清醒过来,她拼命摇头,想把他的手推开。

  "嘘!不要动!"他低声地说,一边捧住她圆润的**,恣意逗人的小蓓蕾,让那两朵小花苞在他掌心中巍然耸立。

  陌生的情不断地冲击着方子衿脆弱的心灵,她既兴奋又害怕,挣扎着想让自己稍具理智一点,突然间,她的视线接触到那只黄的牛皮纸袋,整个人顿时清醒过来。

  "你放开我!"她低声喊道。

  兰道威恍若未闻地继续他的掠夺。

  一气之下,她用力咬了他的肩头一口。

  "啊!你这只小野猫!"他终于放开她,但濛的棕眸里仍盛载着浓厚的**。

  方子衿坐起身,双手略微颤抖地整理自己的衣服。

  "你明明知道方氏企业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为什么还肯让我父亲贷款,难道你有别的企图?"她稳定自己的声音,尽量让它听起来严厉一些。

  彷彿看穿她的想法似的,兰道威摇摇头,"别想歪了,我是很想要你没错,但还不至于昏溃到拿公司的利益开玩笑。"

  方子衿双颊一阵羞红,他话里的意思非常清楚,他不可能因为她而施加恩惠给她老爸。在他心中,商业利益显然远比她来得重要,且有价值多了。这个认知让方子衿不感到一阵愀然,微微心痛着!

  "既然是这样,你又何必帮我扛下一切,替我解决债务问题?"她怀着一丝希望,仍不死心问道。

  兰道威无所谓的耸耸肩,"这对我来说轻而易举,银行并没有亏损,况且能因此而得到你,也算是值回代价!"

  他的回答,令方子衿的心跌至谷底,原本以为他是在乎她的,然而事实证明,她只是他游戏、征服的对象。

  "你大可不必耗费如此大笔的金钱,也许我会接受你的追求。"她冷冷地讽道,一点也不想承认她对他已经产生情愫。

  兰道威发出一阵低沉笑声,举起食指,在她眼前轻轻地左右摇晃。"喔!No!

  我没那个时间玩爱情游戏,陪着那些愚蠢的公子哥儿像个傻子般的讨好你!我喜欢直接快速地拥有我想要的东西。"

  他的话在方子衿心里掀起了一阵狂风巨,并让她想起不愉快的童年以及父亲的薄情花心。男人,果真都是一个样儿,她应该早就死心,为什么还要存有一丝奢望和不切实际的幻想。

  看着她冷凝而苍白的脸,兰道威不舍地抻出手抚摸她的脸。

  方子衿不着痕迹地避开他的触碰,"你不怕赔了夫人又折兵吗?"她冷笑道,勉强武装起自己受伤的心。

  兰道威挑高双眉,接下她的挑战。"我一向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从来不曾失败过。"

  他话里骨的暗示令方子衿双颊迅速绯红起来,心中也掠过一丝不安。

  "那我得先知会你一声,你得到的只是一具躯体,得不到我的心,这躯体对我来说毫无意义,而我的心永远只属于我自己,谁也无法让它心甘情愿的诚服。"她的语气冰冷而决绝,又回复到之前的冰霜美人模样。

  "这是挑战吗?我欣然接受。"兰道威扬起一道浓眉轻佻地笑着。

  方子衿学他一样挑动秀眉,杏眼柔如丝地勾睇着他,并且故意挨近他,小手在他膛上划圈圈。"这个游戏好玩的,愈来愈有趣!"

  倏地,兰道威的双眼迸出一丝冷冽的光芒,他将方子衿紧紧扣在自己怀里,一手箝起她的下巴,急遽起伏的膛碰着她柔软的部。

  方子衿没想到他的动作如此迅捷,完全地怔住了。

  "我说过,我不玩游戏,无论你的身体或你的心,我一定会得到,也一定要得到。"他一字一句地从齿间迸出。双眸如同黑豹般冷冽锐利,紧紧地睇睨着他的猎物。

  他的力量大得吓人,眸光炙热狂野,彷彿要在她身上烧出一个来似的。

  方子衿口乾舌燥不已,被他这一番宣示震惊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圆瞠着双眸瞅着他。

  "我…我肚子饿了!"良久,她缓缓地吐出一句话,语音有些乾涩。

  兰道威紧绷的肌顿时放松下来,并且松开他的箝制,打开桌上的纸盒子,以眼神示意她过来食用。

  方子衿坐在沙发上默默吃着披萨,心思却飞快地运转着。兰道威是个危险人物,对她有着致命吸引力和影响力,这是以前不曾有过的,她在心里不断地警告自己,千万不能被他的魅力和温柔所惑,他对她的态度已经表明得很清楚,她不能再让自己的心也跟着沦陷。

  什么都可以失去,但唯一仅存的尊严是她坚持的原则!她不想成为一个被豢养的女人,成天无所事事只等候他的点召,这对她来说是奇大辱!

  "我想求你一件事。"方子衿垂眉歛眼地道。

  "说吧!"兰道威回答得很乾脆。

  "我…我不想成天待在这里,我想回资财继续工作。"她抬起头,睁着水汪汪的瞳眸恳求地望着他。

  "这不符合我们当初的协定。"兰道威淡然指出。

  "我只是想藉由工作忘掉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方子衿摆出一副楚楚可怜、娇荏柔弱的伤心模样,一边拿眼偷觑着他的反应。

  只见他沉了好半晌,眸光也柔和许多。

  "我的工作时间可以很弹的,只要你需要我的时候,可以随时拨电话给我。"方子衿打铁趁热地游说着。

  "好吧!不过我话先说在前头,你得在晚上六点以前回到这里;还有,只要我Call你,你必须马上回到我身边,知道吗?"沉思好一会儿,兰道威终于同意。

  方子衿双眸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嘴角也微微勾起隐隐的笑意,没想到他这么爽快地答应,真是太好了!

  "谢谢你!"她眉眼带笑地向他答谢。

  望着她那滑头得意的笑脸,兰道威不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错误的决定。

  &&&

  晚上九点,方子衿快速洗好澡,换上睡衣,一身清的走出浴室。然而她的心一点也不清,此刻正七上八下地悬着。

  今晚她得和兰道威同共枕,虽说这不是第一次,但昨晚她可是醉醺醺的,半点知觉也没有,今天情形可不一样,她还没有心理准备面对兰道威的"需求"。

  当她的眼光接触到那张铺着水蓝色单的大时,浑身打了个冷颤,只能以手足无措来形容她当下的心情。

  幸好,此刻兰道威尚在书房里处理公事,让她还有多余的时间想办法度过今晚;反正,能逃过一个晚上是一个晚上,明天的事明天再去烦恼,现在她可得先想办法混过去。

  忽地,一抹贼笑浮上她莹白的小脸,没错,装睡!就决定装睡,这虽是最老套,不过也是最保险安全的作法,兰道威应该没那么厚脸皮,吵醒一个身心受创、好不容易入睡的弱女子。

  一下定决心之后,方子衿立即钻进被窝蒙头装睡起来,只不过拉长了耳朵,静静聆听房内的动静。

  过了一会儿,她听见房门被打开的声音,脚步声来到边便停止。她紧闭着双眼,连气也不敢一口,直到浴室传来沖澡的水声,她紧绷的情绪才稍微获得纾解。

  片刻之后,兰道威走出浴室,只着一件睡,上半身赤luo着,他瞄了方子衿一眼,她那僵硬刻板的睡姿不令他啼笑皆非,任谁都看得出她在装睡;不过,他并不打算拆穿她,这几天她已经受了不少折腾,他可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强要了她。

  兰道威爬上,躺在她身旁,一只大手将她揽进怀里,让她紧紧偎在他膛,一手搂着她的纤

  方子衿屏住呼吸,不敢移动分毫,他那强壮结实的膛温暖而可靠,令她不有些心动,但碍于害怕他会有进一步的举动,她全身仍僵硬不已。

  "放轻松,我只是想抱着你睡觉,没有别的意思。"兰道威略带揶揄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方子衿仍旧不敢出声,但身体略微放松了下来。

  兰道威用他的鼻子轻轻着她柔细的长发,嗅闻属于她的馨香。

  "我的东方小美人,好好睡吧!"他那低沉嗓音十足的温柔绵,彷若一股暖,悄悄地注入她的心扉,让她不知不觉中完全松懈了她的防备。

  闻着兰道威那清的男味道,枕着他浑厚宽阔的膛,方子衿头一次感到非常地安心,全身暖烘烘。慢慢地,她沉入甜美的梦乡,原来被人搂抱在怀里的感觉是这么舒服啊!她意识模糊地想着,边同时漾起一抹足的微笑。

  &&&

  接连着好几天,方子衿就这样理所当然、毫无防备地睡在兰道威怀里。仗着兰道威的绅士风度及对她的宠让,她丝毫没有半点危机意识。而她的睡姿也愈来愈夸张,常常整个人趴到兰道威身上,要不然就是手脚放,横跨至兰道威的身体,简直当他不存在似的。

  这一切让兰道威感到哭笑不得。他的身体正承受着空前的折磨,望高张得像即将氾滥的河。睡在她身旁却不能碰她,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考验,也是唯一的例外,往昔他不曾对任何女子这般体贴、纵容!

  这一天,兰道威在办公室里批阅公文,但他的心情很糟,情绪非常暴躁,已经吓坏不少部属,没人敢上十二楼,生怕成为无辜的受害者。

  已经一个星期了,兰道威烦躁地爬梳一头浓密的黑发,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多久!从来不曾有任何女人,能起他如此猛的望,并让他为她失去贯有的冷静与淡漠。

  叩!叩!一阵敲门声响起,打断兰道威躁的思绪。

  "进来!"他没好气地吼道。

  来的正是兰道威的弟弟纪颂平。

  "怎么了?听你的口气好像不太高兴,心情不好吗?"纪颂平嘻皮笑脸地调侃。

  兰道威抛给他一道阴郁得吓人的目光,"没你的事!"口气里火爆味十足。

  纪颂平吃惊地仔细瞧了兰道威一眼,他大哥一向以精明、冷酷、镇定傲立于商场上,从不曾见他如此失常过。他整个人看起来焦躁不堪、情绪紧绷,这…实在是太不寻常了。

  "喂!你是不是求不呀?"纪颂平不知死活地问。

  "我说过,这不关你的事!"兰道威低吼。机伶的纪颂平很快的理出头绪,他大哥暴躁不悦的情绪八成与那个姓方的女子不了关系。

  "听说你和那个方氏企业的千金同居了。"纪颂平毫不畏惧地说着。"难怪你最近都没回明山的别墅,小妹这几天还念着你呢!"

  兰道威脸阴沉,不置一语。

  "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和方小姐同居一个星期,却还没碰过她吧?"纪颂平语带揶揄地说着,依他看来,老哥这副模样铁定是求不

  兰道威仍旧不发一语,但投向纪颂平的眼光淩厉而凶猛。如果眼光能杀人,纪颂平早已平躺在地。

  "啧、啧,真是令人难以相信,风倜傥的兰道威和女人同居一个星期,却什么也没做!这可是头条新闻哪!"纪颂平根本一点都不理会兰道威佈霾的脸。

  "够了!你是专程来这里消遣我的吗?"兰道威终于忍不住的大吼。纪颂平看着大哥一副受折磨的样子,不由得收歛起自己的调侃行为。

  "我是来告诉你,再过二个月,爹地和妈咪就要来台湾了。"

  "我知道,我会尽早将一切打点好。"兰道威点点头。

  纪颂平犹豫好一会儿,才又开口:"你…你知道的,爹地和妈咪是很传统又保守的,别让他们知道你在外头和人同居。"

  "我自有分寸!"兰道威冷冷地瞥他一眼,"若没事,你可以走了。"

  纪颂平不敢置信地盯着自己的大哥,他竟然下逐客令,他从不曾这样对待他,看来这个方子衿真把大哥搞得晕头转向了。

  临走前,纪颂平一脸正经地瞧着兰道威。

  "如果你真的那么在乎她,就别让她再回去工作了!"纪颂平语重心长地说。

  "为什么?"兰道威挑眉看他。

  "资财有个叫吕子谦的,经常同她形影不离地一起出外洽公,最近常被我碰到,你还是多留意点好!"纪颂平可不想老哥被人耍了。

  兰道威瞇起眼沉思着,浑然未觉纪颂平已经离开办公室。
上一章   情妇的挑战   下一章 ( → )
仇婚阿哥鸷鹰的猎物狂徒撷花怒雷劫姝撒旦的条件冲喜小妾狂夫霸爱梅姬错恋卿狂处女的天敌
全书小说网精心为您提供了心岚创作的言情小说《情妇的挑战》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六章免费在线阅读。更多类似情妇的挑战的言情小说尽在全书小说网,如果好看记得告诉您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