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妇的挑战》第五章免费在线阅读。
全书小说网
全书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全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情妇的挑战  作者:心岚 书号:11692  时间:2016-8-31  字数:10481 
上一章   第五章    下一章 ( → )
  兰道威的宾士车显然比父亲的大多了,里头的设备还真齐全,竟备有电脑萤幕和隐藏式的小冰箱。

  而且,它的座椅宽敞,可平放以便休憩,这么顶级的宾士车怕只有国外原装进口才有的;看来,兰道威不仅会赚钱,还顶会享受呢!方子衿东摸摸西摸摸地,同时在心里嘀咕着。

  没多久,车子在天母近郊停了下来,她往外一瞧,眼前矗立着一栋豪华花园大厦,这栋华厦在这附近可是有名的高级住所。

  司机停好车后,便领着她进入大厦,只见他拿着一张磁卡,迅速入并按了几个数字,大门便主动打开,呈现出别有天地的庭园景观。

  "方小姐,请从左边电梯上楼,直到九楼,兰先生在里头等你。"说完后,司机便离开了。

  方子衿费力地将行李推进电梯,按了楼层号码后,站在一旁等待着。

  直到此刻,她终于无法忽视心中那股逐渐加强不安的悸动感。她觉得自己好像一只待宰的羔羊,只要一走进那扇通往兰道威的大门,就只能任由他驱使,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真可笑!她方子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她哂然一笑,笑声却不自然地嗄哑着。

  电梯停顿下来,无声地开启,她迅速拖出行李,很显然地,九楼只有兰道威居住。大理石的樑柱、地板,显示出主人的尊贵不凡。

  方子衿站在镂花大门前,稍微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一会儿,她垂下了手。

  奇怪了,她从不曾在任何男人面前感到紧张,今天是吃错什么药?她厌恶地撇着嘴。

  一鼓作气地按下门铃后,她屏住呼吸地等待着。

  咚的一声,门被开启了,站在门边的正是高大黝黑的兰道威。

  他的黑发微,颢然刚沖过澡,身穿一套休闲服,看起来潇洒且朗,少了平时那股慑人的气势,显得随和多了。

  "!我还以为你改变主意了。"

  一样低沉人的嗓音,令方子衿全身的神经彷若触电般的感到酥麻。

  "我从来不逃的!"歛去那感觉,她倨傲地抬起下巴,冷冷地直视着他。

  兰道威努力嚥下喉头咕噜咕噜响的笑声,他的东方小美人就像一只可爱的小刺蝟,全身怒张着锐利的刺儿,真是有趣极了。

  方子衿迅速打量一下室内,他的住所极为宽广,有着浓厚的欧式风味,看得出是名家设计,品味不同凡响。就连室内一切的摆设及家具,都是上等的货

  "跟我来吧!我带你看一下房间,让你顺便梳洗一下。"兰道威接过她的行李,率先走在前头。

  方子衿毫无选择地照着他的话做,默默跟在他后头。

  除了客厅之外,兰道威带她看了厨房、餐厅、视厅室、书房,每一个房间既宽敞又舒适、温馨典雅,却又不失现代化。她留意到只剩一个房间还没看,可想而知那一定是兰道威的卧房。

  果不其然!

  兰道威推开最后一扇门,刹那间,方子衿几乎看呆了,这个房间真是大呀!地上铺了一层泽淡雅的地毯,中间放了一张超大型的,整个房间採用蓝色和黄为主系,设计大胆却又显得静谧宜人。

  房间一角摆放一组鲜的印花沙发,让室内整个活泼鲜明起来,衣橱、梳妆台和椅子,全是真材实料的桧木所制。

  方子衿的眼光掠过梳妆台及上面的瓶瓶罐罐。

  "我…我睡哪里?"她有点惊慌地问,这里很明显地已经没有多余的房间了。

  兰道威发出轻微的笑声,彷彿她问了一个很好笑的问题。"当然是和我睡在一起。"

  方子衿盯着那张大得离谱的,不感到头晕目眩。"你那天可没这么说!"和他睡在一起,她连作梦的隐私都没了。

  兰道威故意皱着眉头,佯装沉思道:"我记得说过你得和我住在一起,想当然耳,也得和我睡同一个房间,不是吗?"

  "什么叫作想当然耳?"方子衿没有好气地低吼。兰道威无谓地耸耸肩,"你不愿意也没关系,那天的约定就作罢吧!"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她的双眼怒燃着二簇火苗,沉声地道。

  "选择权在于你。"他仍旧是一派轻松的模样。

  方子衿沉下脸,将行李搁在地毯上,她已是过河卒子,没得反悔。"我的东西要放哪儿?"

  兰道威朝墙壁间的巨大衣橱走去。"这里面都是空的,你尽管放吧!"接着,他按了一个开关,衣橱门瞬间滑开,出一方小空间,里头整齐放置着各式各样的男鞋及公事包。

  "鞋子和皮包可放在这里面。"兰道威指示着。

  方子衿只能木然看着这一切,机械似地点点头,她突然觉得荒谬极了,有一股想逃跑的冲动。

  彷彿看出她的不对劲,兰道威抬起她的脸,她那茫然失措的眼神令他心疼不已。

  "别担心,跟我在一起,你会被照顾得很好。"他在她耳边呢喃安抚着。

  该死,她是怎么了?竟然在兰道威的面前出脆弱的一面,有没有搞错?她是来整他、教训他的,却反倒让他安慰,她懊恼地想着。

  "我没事,不需要别人照顾。"她倔强的说。

  兰道威纵容地笑了笑,一手轻抚她的脸颊。"给你半小时整理行李,待会儿一起出去吃中饭。"说完,他随即放开她走出房间。

  &&&

  兰道威带方子衿到附近的一家小餐馆用餐。

  在用餐过程中,二人都不曾交谈过。兰道威只是深深凝视着她,而方子衿则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刚才那一幕失常的表现仍令她懊恼不已,现在,她可不能再出糗,她得找时间拟一份作战计划,只要一想到未来的日子里都得受制于兰道威,她就感到一肚子窝囊气。

  "下午,我要去公司一趟,可能会晚一点回去。"兰道威忽然说道。

  方子衿看了他一眼,不做任何回答。

  "整个下午,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但是晚上七点,你得准备好和我一起参加银行举办的联谊酒会,我会回去接你。"兰道威紧盯着方子衿的双眼,彷彿想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什么。

  方子衿推开餐盘,朝他微微一笑,"谨遵你的意愿,先生。"话语里隐隐充斥讽刺与挑衅。

  兰道威倏地向前倾,伸出一只手着她的双

  "不要想怒我,你承受不起怒我的后果。"他极其轻柔地说着,并将食指伸进她嘴里,挑着她的丁香小舌。眼里呈现赤luoluo的望,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

  方子衿极力镇定自己,奈何双颊还是不争气地烧红起来。他的手指彷彿有一种魔力,竟挑起她一向冰冷的感官。她差点想他置于她口中的手指。

  就在她全身发热、虚软不已时,兰道威拔出他的手指,目光紧紧地锁住她,然后在她的注视下,他将手指放进自己的嘴里吻着。

  天啊!多么煽情、挑逗的动作,方子衿受不了他那火焰般的注视,狼狈地垂下眼睑。

  为什么每次和他手,她总是处于下风,总能轻易地化解她的攻击?方子衿心有不甘地想着。

  "我们回去吧!"兰道威站起身并朝她伸出手。

  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伸出手让他握着。现在反抗他似乎不是明智之举。

  &&&

  方子衿刻意挑了一袭紫罗兰雪纺纱的肩长洋装,从修长细緻的颈项到圆润纤细的肩头,一片晶莹剔透的白皙。柔软的雪纺纱将她凹凸有致、玲珑多姿的身段展无遗。

  她只挽起一部分的头发,其余的任由它垂落于如雪花般的凝脂玉背。

  她站在落地的穿衣镜前,仔细地打量着自己的装扮,镜中的她看起来荏弱而娇柔,却又动人至极。

  很好,就是这样,柔弱胜刚强,她要兰道威对她完全不设防,为她所惑,扭转她目前处于下风的形势。

  淡淡地上个妆之后,方子衿戴上一对珍珠耳环及项炼,更衬托出她那脱俗清雅的气质。

  一切就绪后,方子衿满意地对镜中的自己出一抹狡黠的微笑,她从没有遇到过像兰道威这样的对手,曾经她警告自己离他远一点,却还是和他对上了。

  现在,他起她的好胜心和不服输的个性,说什么她都不会不战而降、弃甲而逃!

  忽然间,一双铁臂圈上她的纤,方子衿惊了一口气,迅速抬起头望着眼前的镜子,只见兰道威不知何时已来到她身后。

  "你吓了我一大跳!"她抱怨道,并极力避开兰道威落在她颈部一连串的索吻。

  兰道威没有回答,只是不断地亲吻着她,从她小巧緻的耳垂到修长细腻的玉颈,一路滑下,轻轻啃啮着她圆润白皙的肩头。

  "别…别这样!"方子衿娇弱地喊着,她从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这么感。

  "你太人了…我无法克制自己。"兰道威沙哑地咕哝,仍然没有停止他炙热的吻,他的手甚至滑上方子衿的酥,来回地

  又来了!子衿感觉自己全身火热不已,呼吸急促起来。"求…求你…别这样了…我们会迟到的。"她勉强挤出一句话来。

  这句话显然奏效了,兰道威不情愿地抬起头,将脸靠在她的秀发上,深深呼吸着,也藉以平息自己发的望。

  "去他的联谊酒会,我只想和你窝在家里,好好地爱你。"他的声音里仍带着浓烈的求。

  方子衿的脸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一路红到脖子上。从没有人对她说出如此直接且挑逗的言语。

  兰道威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没想到一向能干、强悍的社名媛方子衿,竟然动不动就脸红,真是有趣极了。"他的调侃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怜惜。

  方子衿蓦地旋过身来,沉声说道:"你打算继续消遣我呢?还是去参加宴会?

  "

  兰道威咧嘴一笑,"让我们参加宴会去吧!否则岂不辜负了你这一身美丽的打扮。"

  说着,她像个英国绅士般对她做出邀请的手势。

  方子衿不被他这个举动给逗笑,故意扬起头,傲慢地伸出自己的小手,斜睨着他,高傲地说:"有劳你了!先生!"

  &&&

  方子衿和兰道威一步入会场,立即吸引住众人的目光,不少人窃窃私语着。

  众人的目光里,有的好奇,有的充疑惑,更有的是看好戏的意味。

  方子衿的心里头一次感到羞辱,整个社界都知道方氏企业恶倒闭的消息,她从一个知名的企业千金成为负债累累的落难小姐。

  她强迫自己别去在意别人的眼神,但她的手却微微发抖着。兰道威显然也察觉到,他紧紧握住她的手,朝她投坚定的一瞥,彷彿在为她打气一般。

  方子衿勉强挤出一朵微笑,随着兰道威来到会场中央、放置麦克风的地方。

  "各位,请注意!"兰道威一手仍紧紧握着方子衿的小手,一边对着麦克风大声说话。

  "关于方氏企业的债务问题,方氏将变卖其名下产业偿还债务,剩余的则归翔睿银行所有。"

  人群中传来一阵动,众人没想到兰道威竟会出面摆平此事。

  "至于方氏企业与本银行的债务问题,我和方小姐已经协议好,除了方氏所抵押的不动产之外,资财也归于翔睿集团旗下,但其经营权及组织仍旧不变。"兰道威话一说完,众人议论纷纷。

  大家都知道,方家欠兰道威一笔庞大的债款,兰道威竟然如此宽贷,还出面帮方氏解决问题,真是不可思议。于是,流言也纷纷出笼,大家一致认为,八面玲珑、长袖善舞且姿过人的方子衿是最大的因素。

  方子衿木然地随兰道威走下讲台,她尚未自震惊中恢复过来,及至一双双充暧昧的眼神投至她身上,她才豁然清醒,随即一股怒气在中翻涌着。她恶狠狠地瞪着兰道威。

  兰道威无视于方子衿充敌意的眼神,递给她一杯饮料,"先喝下它吧!对你有帮助的。"他轻松地道。

  方子衿一古脑儿地全部喝完,酒使她发抖的身体稳定下来,但怒气却熊熊燃烧着。

  "你…你真可恶,你怎可以不经过我的同意,擅自发表这些言论。"方子衿低吼,他竟然先发制人。

  "我以为我帮你解决了令你头大的问题,不是吗?"兰道威懒洋洋地回答,丝毫不将她的愤怒当作一回事。

  而这更令方子衿气愤不已。"我们私底下协议好就成了,你毋需刻意公开,你知道别人会怎么想吗?"一想到众人暧昧的眼光及不堪入耳的流言,她的自尊心狠狠地被重创,她一向高傲且骄矜惯了,无法忍受成为别人批评、揶揄的对象。

  "你毋需理会别人怎么想,我说过,一切以﹃我﹄的方式来处理,你也答应了,不是吗?"兰道威话语轻柔,却也坚定得不容妥协。

  方子衿的双眼顿时蒙上一层泪雾,他简直是她的剋星,她是倒了八辈子的楣才会碰上他!

  兰道威温柔的抬起她的下巴,替她拭去眼泪,"别哭,你这样,我会心疼的!

  "

  方子衿负气地别过头。

  兰道威将她的脸扳回来,紧箝住她的下巴,让她无法动弹,只能直视他的脸。

  "永远不准对我撇开脸,别忘了,你是我的,我是你唯一的主宰,我说过你承受不起怒我的后果。"他低声音阴沉地说。

  "你这样羞辱我还不够吗?"方子衿哽咽不已,身体微微的颤抖。

  兰道威不发一语地将她揽进怀里,轻轻拍抚着她。

  "我不后悔自己这么做,也许令你难堪,但我会好好补偿你的,别再生气了!

  "

  他的话语充怜惜和柔情,令方子衿怔愣好一会儿,所有的怒气和委屈也跟着消去一大半。

  "下次别这样了,我很爱面子的!"她仰起头,嘟着嘴巴抱怨着,如芙蓉般的脸兀自挂着二行泪水,显得天真可爱极了,却又妩媚动人。

  看着看着,兰道威情不自地吻去她脸上的泪滴。

  方子衿霎时羞红了脸,将自己埋进兰道威的膛里。

  兰道威出一抹极为足的微笑,双手充佔有的环抱着她,毫不在意众人投过来的异样眼光。

  没错,今晚,他故意向众人公开,为的是要让所有人知道,方子衿是属于他的,他要断绝那些爱慕者的念头。经他这么明显的暗示,绝对没有人敢打她的主意,这正是他要的结果。

  至于他的东方小美人那受伤的自尊心,他会好好补偿她的,他会给她无尽的呵宠和疼惜,让她心甘情愿地待在他身边,甚至爱上他;不知道为什么,她爱不爱他对他来说非常重要,是他极为在乎的事。

  "过去拿点东西吃吧!别饿着自己。"兰道威有些不舍的松开她,温柔地催促。

  方子衿温驯地点点头,转身离开他。

  当她将食物舀上盘子时,一个清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呼喊着她的名字,她一转过头,原来是好友李宛菱,而站在她身边的正是她的合夥人吕子谦。

  "你们怎么都来了!"方子衿欣喜地问。

  "这得问他啰!"李宛菱以手肘碰撞身旁的吕子谦。

  吕子谦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和不自在,"兰先生规定公司里的每个人都必须出席这个联谊会,我一时找不到女伴,就请宛菱帮忙了。"他带点急促地解释着。

  李宛菱那清秀娇俏的脸蛋瞬间黯淡下来。

  方子衿心疼地望着好友,丝毫没有注意到吕子谦正热切且癡的看着自己。

  "子衿…有件事…我…我想问你。"吕子谦期期艾艾地说着。

  "尽管问吧!别吐吐了。"方子衿回答得很乾脆。

  "除了资财的所有权,你…你和兰先生之间还有其他协议吗?"吕子谦鼓足勇气开口。

  "大部分都是公事上的协议,刚刚兰先生都讲得很清楚,至于私人方面,现在还不便让你们知道。"方子衿避重就轻地说。

  吕子谦乾笑几声,随即正道:"我希望你别太委屈自己,有什么困难,大家共同来想办法。"

  方子衿充感激地握了握他的手,"我这人非常自我,哪有可能委屈自己,别瞎心了。"

  顿了一下,她接着说:"倒是有一件事情得请你帮忙。"

  "什么事?你尽管吩咐,我一定帮你达成。"吕子谦热切地回答。

  "这一阵子,公司可得麻烦你多费心,我待在公司的时间会少很多。"

  吕子谦听了她的话之后,表情显得有些落寞,但仍勉强说道:"没问题,你尽管放心好了,若…有空,还是多回公司看看吧!"一想到不能常常见着她,他的心就隐隐作痛。

  "宛菱很能干的,有什么问题不妨找她商量或帮忙。"方子衿仍不忘撮合她的二位好友。

  李宛菱的小脸瞬间红成一片,双眸低垂,而吕子谦勉强挤出一抹极不自然的微笑,顿时,三人陷入一阵沉默,直至一个尖锐高拔的女声进来。

  "真令人同情哟!子衿,没想到一夕之间,你什么都没有了。"董艾薇猫哭耗子假慈悲地说着。

  方子衿冷冷地看她一眼,淡淡地笑道:"託你的福,我还活得好好的。"她哪里不知道董艾薇是刻意挑衅,故意要让她难看,她才不会让她称心如意,想要扳倒她,董艾薇还没那个分量!

  董艾薇暧昧地笑着,若有所指的说:"是啊!凭你那八面玲珑的社手腕,马上就有人帮你出面摆平一切,真是令人佩服又羨慕啊!"

  被她这么一说,吕子谦立即投给子衿一道质询怀疑的眼神,而李宛菱则显得有些紧张,她真恨不得上这个女人的嘴巴。

  "原来董小姐这么有兴趣,那么改天有空,我不妨教教你吧!不收学费喔!往后呢,你就不必只是羨慕我了。"方子衿反将她一军。

  只见董艾薇原本太过灿烂的笑脸瞬间垮下来,双眸迸出二道狠狠的目光。

  "方子衿,你别太得意!你只不过是个被父亲利用完便抛弃的丧家女,社界所有的人都知道,令尊带着他的情妇远走高飞避债去,反而将自己的女儿扔在这里为他收拾烂摊子。"董艾薇张牙舞爪地说着,音量大得足以引起周围客人的注意。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方子衿的表情彷彿罩上一层寒霜,冷凝地说道。

  "哈!你真的不知道吗?那你可要仔细听好,你父亲卷款潜逃的那一天,还将他的情妇带在身边,二人双宿双飞去了,航空公司的旅客登记记录,可写得一清二楚了,你不妨去查询。"董艾薇一脸的幸灾乐祸。

  方子衿彷若被人重击一拳,脸色倏地苍白成一片,握着酒杯的手不自觉地发抖着。她觉得自己的心彷彿也结成冰了。虽然知道父亲对她一向寡情,但没想到竟薄情至斯,他让她成了众人的笑柄和同情的对象。

  她一向最痛恨被人所同情,那境地比失败更不堪。

  方子衿迫自己昂然立着,无视于周围的人耳语纷纷,她可不是轻易就能被打倒的。如雪花白似的脸蛋冷凝着,全身散发一股冰霜般的冷气质,显得高不可攀。

  李宛菱一脸担心的望着好友,然后狠狠地瞪了董艾薇一眼,台北的上社会真是太可怕,真亏子衿能在这种环境打滚四年。

  眼看自己所说的话已经收到效果,董艾薇得意的笑了,被方子衿抢了这么多年的风头,如今总算出了一口气。她恶意地再补上一刀,故作啧啧称奇的模样,一脸虚伪地笑道:"令尊一定没想到你这么有本事,竟然能请到兰先生帮你解决事情,否则,他也用不着躲到国外去。"

  话声一落,只听到一道极为威严、宏亮低沉的喝阻声:"董小姐,你话说完了吧?"

  开口的人正是兰道威,他迅速走到子衿身边,一手保护似地环着她。

  他卓尔不群的气势、冷冽锐利的眼眸,令在场的人噤若寒蝉,纷纷走避。

  董文薇见状不心生胆怯,兰道威向她的眸光中寒星点点,令她不由自主地浑身哆嗦着。

  "我…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更何况…这已是众人皆知的事…"董艾薇声如蚊蚋地解释着。

  "够了!我不想再听到你的声音,这里现在不你,你请自便。"兰道威冷冷地下逐客令。

  董艾薇无法置信的盯着兰道威,他竟然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赶她走,让她颜面尽失,她好歹也是个大企业家的第二代,堂堂的名门千金,岂容他如此蔑视!

  正当她忿忿难平地想再说些什么,但一接触到兰道威那冷峻肃凛的目光,随即噤声不语,悻悻然地转身离去。

  董艾薇一走,李宛菱紧绷的情绪才完全松懈下来,但仍担忧的望着方子衿那依旧苍白的脸。

  "别理会那种人说的话,她是唯恐天下不。"李宛菱安慰着方子衿。

  方子衿微微牵动嘴角,设法挤出一丝微笑,但显然地失败了。"我没事,你别为我担心。"她说话的声音略微乾涩。

  李宛菱无奈地抬起头,视线正好与兰道威相接触。原来他是那天到店里买礼服的客人,真是太巧了!她投给兰道威一道求助的眼神,现在能帮子衿的只有他了。

  兰道威了解地朝她点点头,并将方子衿搂得更紧。

  看到这一幕,李宛菱欣慰地转过身去,这才发现吕子谦紧盯着兰道威,眸光中带着隐隐的敌意。

  天啊!可别再惹出其他状况了,李宛菱无奈的翻翻白眼,随即拉住吕子谦的手臂,硬拖着他离开。

  对于这一切,方子衿完全视若无睹,彷若是个没知觉的人一般,只见她一杯接一杯猛灌着酒,无视于兰道威愈来愈阴沉的脸及警告的眼神。

  "别再喝了,你这种喝法会喝醉的。"他一把抢过她的酒杯。

  "不要你管,把杯子还给我!"方子衿乘着醉意负气地回嘴。

  空腹喝酒,已使得她头晕目眩、步履不稳,但她仍顽固地硬撑着自己,并且伸出手抢回杯子。

  看着她醉眼濛、双颊嫣红的模样,兰道威既生气又心疼,他放下酒杯,一把抱起她往门外走去,不理会众人惊诧的眼光。

  "不准再喝了,我们现在马上回去。"他在方子衿耳旁沉声说道。

  "你别管我,放我下来,我还要喝!"方子衿有气无力地挣扎。

  兰道威完全不理会她的抗议,迳自抱着她坐进宾士车的后座,然后朝司机吩咐:"回寓所。"

  一路上,他让她紧紧依偎着他,他的双手像铁臂似地圈住她,他的不断轻啄她的额头,温柔安抚着她。

  忽然,从他的臆间传来一阵低低的啜泣声,兰道威垂下眼无限爱怜的凝望着她。

  只见她纤细的肩膀缓缓抖动着,她的双眼紧闭,浓密卷翘的睫上犹沾着晶莹的泪珠,朱微抿,这梨花带雨似的绝美脸庞,深深触动他的心弦,一股从来不曾有过的柔情瞬间溢了他整个心

  天啊!这个东方小女人对他做了些什么,竟让他在短短的几天之内泥足深陷,无法自拔,一开始他只是纯粹地想要她、佔有她,但现在他不但要她的人,还要她的灵魂与她那如火焰般的精神!

  缓缓地,兰道威低下头,极为轻柔的吻去她的哽咽和低泣声…
上一章   情妇的挑战   下一章 ( → )
仇婚阿哥鸷鹰的猎物狂徒撷花怒雷劫姝撒旦的条件冲喜小妾狂夫霸爱梅姬错恋卿狂处女的天敌
全书小说网精心为您提供了心岚创作的言情小说《情妇的挑战》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五章免费在线阅读。更多类似情妇的挑战的言情小说尽在全书小说网,如果好看记得告诉您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