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妇的挑战》第四章免费在线阅读。
全书小说网
全书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全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情妇的挑战  作者:心岚 书号:11692  时间:2016-8-31  字数:9445 
上一章   第四章    下一章 ( → )
  自从何家那次宴会之后,方子衿便没再遇见过兰道威,这让她感到安心不已。

  然而,她却无法避免听到有关于他的任何消息。

  整个台北社界及商圈,几乎都在谈论着他,他的银行成长率快得吓人,据说,与他独树一格的经营方式有关。总之,兰道威成了一则传奇,风靡了整个台北上社会。

  这一天,方子衿正在公司里和另一位合夥人,也是她的挚友||吕子谦,商谈一件广告案子,突然,她的助理小雯神色慌张地跑进来。

  "糟了!方姐,总公司那边出了大问题,客户一直打电话过来询问。"小雯心急地喊道。

  "出了什么问题?"方子衿不解地问。

  "详细情形我也不清楚,只是听说董事长卷款潜逃,总公司成一团,我们的客户一听到这个消息,都纷纷打电话过来,有的甚至要求解约。"小雯连珠炮似地说着。

  方子衿微皱着眉,迅速向助理吩咐:"尽量安抚客户比较重要,难的电话交给吕经理处理。"她继而转头看向吕子谦,"子谦,公司由你先坐镇,我现在马上到爹地公司去一趟,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随即她拿起皮包朝门外走去。

  "子衿…"正当方子衿即将走出门口时,吕子谦突然唤道。

  方子衿疑惑地回过头来,他迅速走上前去。

  "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和你站在同一阵线上,知道吗?"他紧握住方子衿的手,语气充坚定与真诚的情感。

  "谢谢你!"方子衿感激地朝他点点头,然后快速离开办公室。

  &&&

  翔睿银行大楼

  这是一间挑高、佔地广阔的大办公室,三面全是观景窗,呈现于玻璃帷幕之下的是车水马龙,繁华的台北市景。

  整个办公室以黑白二为主,整体感觉既现代化却又不失典雅庄重,角落还摆设一组沙发椅和小茶几。

  兰道威坐在大型的核桃木办公桌后面,整个人放松地靠在椅背上,正闭目养神着。

  叩!叩!

  一阵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他的休憩。

  "进来!"他仍闭着眼睛。

  走进办公室的是一位身材颀长,略微瘦削的男子,五官与兰道威相仿,但轮廓显得较为柔和,架在鼻子上的金框眼镜,让他更加的斯文,与兰道威的犷截然不同。

  "大哥,你可真优闲,居然还有时间休息!"这名男子正是兰道威的胞弟||纪颂平。

  兰道威缓缓睁开双眼,微微一笑,"听你的口气,好像我很不应该似的,怎么了,发生什么大事?"

  纪颂平松了松领带,大剌剌地将自己抛进柔软的沙发椅上。"问题可大着呢!

  "语气里有隐藏不住的疲惫。

  "方友邦那只老狐狸,藉着出差的名义,携带钜款潜逃出国了。"纪颂平忿忿不平地说。

  "哦?你就为这件事气急败坏地上我这儿来。"兰道威说得不疾不徐。

  纪颂平警觉地瞇起眼,认真打量着自己的大哥。

  "你好像一点也不意外,也不紧张似的。"

  "没什么好紧张的,就让他去吧!"兰道威依旧是一副不痛不的样子。

  "开什么玩笑,他跟我们贷了一笔高额钜款耶!"纪颂平惊呼一声。

  兰道威出一抹莫测高深的微笑,然后从抽屉拿出一份卷宗递给他。"这份是方友邦的贷款契约书,你拿去看看吧!我们一点也没吃亏。"

  纪颂平站起身接过卷宗,迅速地浏览了一遍,原本凝重的脸逐渐出释然的微笑。

  "真有你的,大哥,原来你早就将方友邦的底摸得一清二楚,光那块位于华地段的土地,就可抵押不少钱了。"纪颂平将卷宗还给兰道威。

  "短时间看来,银行好像做了赔本生意,不过,很快地就能加倍收回;况且,我们还得到了资财的所有权,那可是方友邦旗下唯一赚钱的公司。"兰道威泰然自若地分析着,一切彷彿都在他的掌握中。

  "资财的经营者不就是方友邦的女儿方子衿吗?她可是很难的,要接收资财恐怕并不容易!"纪颂平微皱起眉头说道。

  "她会答应的,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让资财继续生存下去;否则,资财会变得一文不值!"兰道威轻描淡写地说,双眸却无意间闪一抹炙热的光芒。

  "我真有点同情她,竟被自己最亲的人欺瞒、背叛,方友邦可真是狠啊!将烂摊子留给女儿去收拾,自己跑到国外享福去,真是岂有此理!"纪颂平的正义感忍不住冒出头。

  "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她,并着手接收资财的事?"纪颂平无奈地问着。同情归同情,敌我还是得分清楚,毕竟商场上是不讲情的,这可是现实的世界呀!

  "不必急,她会自动找上门来的。"兰道威有成竹地笑着,语气隐隐了一丝兴奋。阔别一个多月,他已经等不及看到他的东方小女人了!

  &&&

  方子衿实在无法相信父亲会这样对她!

  她匆匆忙忙赶到父亲的公司,却看到整个公司的人几乎都走光,仅剩父亲的元老部属萧伯伯留下来等她。

  更甚的是,萧伯伯在父亲的办公室里找到一纸契约书,她这才知道,原来父亲早已负债累累,并且将所有的产业及房子当作抵押品,向翔睿贷款,里面包括了她苦心经营的资财。

  这下子全完了,再过不久,银行会开始动手接收所有登记在父亲名下的产业,连同她现在住的房子在内。

  "可恶的死老头!"方子衿喃喃咒骂着,偌大的办公大楼里只剩下她一人。她感到既沮丧又愤怒,却又无计可施。

  她早该看出父亲的不对劲,这一个月以来,他总是不在家,而她也怕父亲会再盘问她和兰道威交往的情形,所以也不常回家,尽量避开父亲。才会造成今天这种不可收拾的局面。

  只是,再怎样悔不当初都于事无补了!她觉得心好痛,没想到自己的亲生父亲竟然出卖了自己,留下一堆烂摊子给她,他到底要伤害她多少次呀!方子衿在心里无声地呐喊着。

  "不要慌!镇定下来,你一定得坚强起来。"她喃喃地自言自语。

  现在不是哭泣的时候,她得把事情想清楚。

  父亲的办公大楼、土地、房子都将成为银行的,无所谓,这些都不希罕;但是资财例外,那可是她和好友共同努力打拼起来的,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规模,她不能看着它被拖垮!

  一定有办法的!她不停地来回走着。

  突然间,一个人影闪进她的脑海里。

  "兰道威!"没错,就是他。

  原来他早就贷款给父亲并签下契约,难怪他敢信誓旦旦地宣称他们还会再碰面。

  尽管对兰道威再怎样的不和气愤,方子衿心里很清楚,他是她最后的希望!

  只有他有办法能让资财不受影响地继续营运下去,如果他愿意帮她,她会答应他开出来的任何条件。

  没想到辛辛苦苦躲了他一个多月,最后竟然自己找上门去,她不摇头苦笑,几乎可以想像兰道威一脸意料中且自信的神情。

  只要一想起他带给她强烈的不安感和威胁感,她不一阵战栗,他可不是以往她惯常面对的那一类型的男士,任由她招之则来、挥之即去;和他打交道,她心里势必得有个准备。

  不管那么多了!她起肩膀,毅然地决定,不管得付出什么代价,她绝不放弃资财!

  &&&

  第二天,方子衿到兰道威的公司找他。

  为了今天的会晤,她刻意穿了件灰色套装,不施脂粉,只淡淡地上了点膏,让自己看起来尽量显得素雅简朴。这种时候,採取哀兵政策也许较能收到效果。

  "小姐,麻烦你,我找兰道威先生。"方子衿向柜台人员说道。

  "你有预约吗?"柜台人员询问。

  "没有。不过,只要你跟他说方子衿找他,他会马上见我的!"方子衿硬着头皮说着。老实说,她不确定兰道威是否仍想见她。

  柜台人员半信半疑地看着她,随即拨了内线。

  不一会儿,只见柜台人员客气地指示道:﹁方小姐,兰先生请你搭电梯至十二楼,他在办公室里等你。"

  方子衿闻言不松了一口气,她迅速走向电梯,已经有愈来愈多的人注视着她,这也难怪,昨天和她父亲才上了电视和报纸的头条新闻,她成了众人茶余饭后闲磕牙的话题。而这一切都拜她那位泯灭天良的老爸所赐!

  她来到兰道威的办公室门前,用力地深好大一口气,双手神经质地捏扯着裙角。

  天啊!她可不曾有过这么窝囊的举动,她自嘲地撇撇嘴,然后举起手重重地敲门。

  "请进!"低沉的男音传出。

  方子衿竭尽所能地"抬头"走进去。

  兰道威正坐在办公桌后的高背椅上,跷着二郎腿,两手随意地放在膝上,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唯独那一双如鹰隼般的锐利眼眸显出隐藏于外表下的危险气质。

  "随便坐,不要太过拘束。"他轻松地说道,目光扫过她短裙下的修长玉腿。

  方子衿在他面前坐下,不自在地清清喉咙,然后抬起头视他那炯炯的目光。

  "我想兰先生很清楚我来的用意。"她的语调竟略微发抖着。

  "何以见得,你不妨详细说明一下。"兰道威充兴味地看着她。

  他是存心要让她难堪!方子衿恨恨地咬牙想着。

  "你打算怎么处理资财?"她开门见山地问,美丽的双眸迸出倨傲的光芒。

  "当然是接收它,然后将它并于翔誉之下,合成一个整体。"兰道威直截了当地回答。

  "你不能这么做!"方子衿口叫道。

  兰道威不置可否地挑高眉头,"我看不出来为什么不能这么做!谤据合约上的条文记载,它现在属于我,任凭我处理,不是吗?"

  方子衿顿时像个了气的皮球,他说得一点都没错,可是,她不甘心,不甘心资财从此消失,成为别人附属的一部分。

  "兰先生,能不能请你放过资财,让它继续保有独立的自主权和经营权?

  "方子衿硬着头皮提出意见。

  兰道威低声地笑了起来。"你知道自己在做怎样的要求吗?我想你应该很清楚,银行从不做赔钱的生意。"

  "我知道。"方子衿急忙说道。"请你先听我说,原则上,你仍是资财的所有人,只是我希望资财现有的架构和成员都不要变动。"

  兰道威照旧挑挑眉,不以为然地盯着她。

  "呃…你知道的,资财是我和朋友辛苦建立的,我不能任由你合并它,这对我的朋友也不公平。"方子衿试着说理打动他。

  "你要我只当个股东,而不许手资财的任何事情。"兰道威勾起嘴角,佯装深思地道。

  方子衿紧张的点点头,双手不断地互相绞扭着。

  "这对我来讲太不符合效益了,毕竟将资财并入我们公司旗下可以带给我们不少利益,又可避免同质的商业竞争。"

  方子衿紧咬着,孤注一掷地说:"算我求你吧!兰先生,资财对我来说意义非凡,我愿意做任何事以求保全它。"

  说完,她双眸低垂,根本不敢直视兰道威,她从没这么低声下气过,心高气傲的她向来要什么有什么,人人总是顺着她的意,尽其所能地讨她心。

  以往,依她的手法,她会使用美人计,而这一招向来攻无不克;但是,她很清楚,这招对兰道威并不管用。

  忽然间,兰道威站起身来,朝她靠近。

  他来到方子衿面前,缓缓的弯下身,以一手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让她直视着他。

  "为了资财,你真的愿意做任何事?"他黯沉的眼眸紧紧锁住方子衿的双眼。

  方子衿觉得自己彷彿被进他那深不可测的眼眸里,茫然地点着头,双微张,瞳眸一片水雾离。

  深沉的望在兰道威的眼里跳动着,凝视着方子衿那张人绝美的脸庞,他只觉下腹一紧,来势汹涌的望挑战着他的自制力。

  "我可以答应你,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他以丝绒般的低沉嗓音说道,握着她下巴的手充爱怜地轻抚她柔的脸颊。

  "什么条件?"方子衿仍然一脸离地问着,彷彿深陷魔咒中,无法自拔。

  "我要你当我的伴游!"兰道威开出条件。

  "伴游?"她不解地重複着。

  "没错!"兰道威再度握着她的下巴,"我需要一个女伴陪我一同出席各种场所和宴会,帮我迅速打入台北的上社会,融入台北的生活。"

  "就这么简单?"方子衿疑惑地问道。

  兰道威以拇指轻抚过她的下,温煦的棕眸明显地加深了颜色。"在美国“女伴游”提供一切的服务,包括体的!"他靠近她耳边呢喃。

  蓦地,方子衿完全清醒过来,她挣开兰道威的大手,嗤哼道:"你要的是一个短期情妇。"

  兰道威耸耸肩,"随你怎么称呼它,你的答覆是什么?"

  "如果我答应你,资财就可以完整无缺吗?"方子衿内心不断地挣扎。

  "没错,我不会干涉其营运,让它保持原状,唯一不同的是,我会对外公开它是我的旗下关系企业。"兰道威略微停顿一下,继续说:"而方氏企业目前剩余的债务我也不追究。"

  沉默好一会儿,方子衿终于仰起头直视着兰道威,"好,我答应你…

  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就从明天开始,你得和我住在一起,明天我会派司机到府上去接你。"他彷若谈公事般地平常。

  "和你住在一起…"方子衿皱眉看他。

  "我说过,是全天候二十四小时的陪伴,你当然得和我住在一起。"兰道威的语调虽然柔和,但有力而坚定。

  "况且没多久之后,方家的房子就要被拍卖了,届时你也需要个安身之所。

  "他补充道。

  方子衿在心里快速地衡量着,现在她已经骑虎难下,就答应他吧!况且她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要乖乖地听他摆佈,门儿都没有,自己不妨虚与委蛇一番,凭她的聪明智慧,至少还可以矇过他。

  "好吧,一切就依你所说的,但你得立一纸契约,明文列下我们的协定。"

  "没问题!"

  眼看自己来此的目的已经达成,方子衿不完全放松下来;接下来,她得好好想办法和这只大**周旋。哼!一向只有男人奉承她,她可不曾"伺候"过男人,一等契约签立完毕,她会把他整得七荤八素,让他尝尝偷不着蚀把米的惨痛滋味。

  她自顾自的想着,完全忘了兰道威的存在,潋滟的眸光微闪过一丝狡谲,人的朱微微勾起一抹诡异的微笑。

  兰道威打量着温驯得反常的方子衿,微瞇的双眸可没忽略掉她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他十分清楚她心里打些什么歪主意,但他不打算戳破她。他相信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天一定充无限惊奇与蓬生气!

  倏地,兰道威将她从座椅中拉起,紧紧地扣在自己怀里。他的眼眸火热而深沉,直直地烧进她的眼里。

  "有些话我得先说在前头。"他低嗓音在她边说道。"我会尽其所能地纵容你、呵宠你,但…一旦让我发现你耍心机、玩手段,那么,你所要面对的将是你无法承受的惩罚。"

  方子衿没料到他会突然有此举动,在他怀里怔愣好一会儿,他的话让她从心底升起一股寒意,随即扬升一股怒气,他现在是在下马威吗?她可不是被吓大的,正当她开口反驳之际,兰道威的双迅雷不及掩耳覆住她的,堵住她原本说的话。他温柔的着,辗转引,接着,他的舌成功的进佔她口中,与她的舌绵。

  方子衿只觉得浑身燥热,呼吸紊乱,一双小手不自觉地攀上他的肩膀,意识一片混沌,只能任由他驱使摆

  过了好一会儿,兰道威才依依不舍放开她的;而她仍兀自晕眩着,双眼矇矓地瞅着他,朱微启。看着她这副模样,兰道威几乎忍不住想再吻她一次。

  "醒醒吧!回去准备好一切,明天司机会过去接你。"他轻拍她的脸颊。

  方子衿这才倏地清醒过来,双颊迅速染上一抹红霞。天啊!她真是丢脸丢到家,竟然沉于他的吻,她一贯自恃的冷傲,竟被他轻易地消融。

  "我…你…"方子衿支支吾吾地说不出口,意掩饰自己的反常,奈何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兰道威一脸兴味盎然地看着她,眼底有明显的笑意,他的东方小美人害羞了,那模样既逗趣又人极了。

  方子衿恨不得一巴掌打掉兰道威一脸得意的笑,觉得自己白白被他消遣了,她瞪他一眼,忿忿地说:"我要回去了。"

  说罢,她随即走出他的办公室,还不忘重重地关上门以示她的愤怒。

  &&&

  方子衿走后,兰道威回到自己的座椅上,从抽屉里拿出一份资料袋,缓缓将里面的资料取出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方子衿的特大号彩照,照片里的她嫣然巧笑着,极其妩媚动人,另外几张也都是她的照片,但表情各异,像个千面女郎似的展那无人能及的风情。

  早在第一次遇见她,他就叫人详细调查她的一切,他知道她任、骄傲,在社界的名声并不太好,传言说她是美丽花蝴蝶、男人的剋星,做起生意手腕高明,八面玲珑。

  这样的女子是一般男人要不起的。但他不同,他欣赏她的勇气、她的与众不同,而她的任、甜蜜、脾气火爆、无礼、机智无一不深深地吸引着他。

  她机伶、聪慧,却又滑溜得像泥鳅一样,想得到她并不容易,也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但是,她值得。因为他知道方子衿绝不会像他以往的女伴一样,令他久生厌;因为她不仅美丽非凡,而且玲珑剔透。

  兰道威以食指划过照片上方子衿那吹弹可破、如凝脂般的肌肤,他几乎已等不及即将和她共处的每一天…

  &&&

  方子衿很早就将行李整理打包好了。

  这个家到了今天算是彻底的崩解,她不出一抹感伤的苦笑,或许,早在十三年前,母亲离去的那一天,她的"家"就已经颓圮了。

  她静静地坐在客厅里,往事一幕幕地掠过她的脑海,欢乐的时光是那么短促,剩余的全是咀嚼不尽的苦涩和数不尽的孤独寂寞。

  但是,她终究都熬过来了,没有理由在这种时候放弃,她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兰道威不是个可容人小觑的对手!一旦和他卯上,势必得付出极大的代价。

  不过,无所谓,她毫不在意地耸肩,反正她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资财她已交给子谦全权掌管,相信子谦必能将资财经营得有声有,毕竟那也是他的心血结晶。

  方子衿并没有将她与兰道威之间的协议告诉子谦,她只让宛菱知道,并且还告诉宛菱她要整兰道威的计划。

  李宛菱非常的不赞成,认为她这是在玩火,很容易伤人又伤己,不断地劝阻她。

  方子衿丝毫不听劝,对她来说,兰道威是自她懂事以来,唯一不买她的帐的男人,她就是想挫挫他的锐气,要他对她俯首称臣,否则,她这一口气说什么也嚥不下去。

  总之,她是豁出去了,大不了只是失身嘛!反正她也不曾刻意保持处女之身,到现在仍然保有它的原因,不过是因为没有一个男人能打动她,让她产生望。

  铃||忽然间,门铃响了起来。

  方子衿起身开门,门外站着一位身着制服的中年男子。

  "请问方小姐在吗?"他问道。

  "我就是!"方子衿一边回答,一边觉得这男人好面

  "我是兰先生的司机,特地来载您到新居去。"中年男子恭敬的说。

  突然方子衿想了起来,这人正是那和她抢车位的司机。她再往外瞧了一眼,停在外头的正是兰道威的宾士车。

  "麻烦你帮我拿些行李。"方子衿朝地板上的行李箱指着。

  那司机二话不说地提起行李往外边走去。

  站在大门口,方子衿依依不舍地望着屋内,虽说这个家带给她痛苦的回忆多过于甜蜜的,但总也让她遮风避雨二十多个年头,如今要离开,心里还真有点难过与不舍。

  "方小姐,我们走吧!"司机不知什么时候又来到她身边。

  罢了!方子衿毅然地关上大门,也一并关上通往过去的回忆之门。
上一章   情妇的挑战   下一章 ( → )
仇婚阿哥鸷鹰的猎物狂徒撷花怒雷劫姝撒旦的条件冲喜小妾狂夫霸爱梅姬错恋卿狂处女的天敌
全书小说网精心为您提供了心岚创作的言情小说《情妇的挑战》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四章免费在线阅读。更多类似情妇的挑战的言情小说尽在全书小说网,如果好看记得告诉您的朋友哦!